2010過不到半年,我的人生看起來已經災難連連。

 

 

有時難免會想,我的媽呀,
2010年我已經過成這樣,
在2012年所謂「世界末日」來臨之前我還ok嘛?!

 

 

災難回顧:
過完新年我從捷運手扶梯上摔下來
「獎品」是已經快半年仍然掛在我小腿正面上兩道深黑青的疤。
接著我家鬧革命,我弟第二次離家出走。
再來是我自己重感冒,發燒兩天,引發氣喘。
最新一件就是遇到火災

 

 

這些經驗讓我養成「自我收驚」的習慣。
其實以前的人說「收驚」,真的是其來有自,
驚嚇的能量有點擾人,
有時甚至會讓人本身的能量跑散,
所以需要一個安定的動作幫助導回正軌。
驚嚇之後來的是恐懼,
就像把某種表面掀掉後裡層的污垢浮現一樣,
覺得不舒服,但是必須要面對。

 

 

所以現在只要發生事情我就一定得好好靜坐一下。
也還好目前的狀況都是能夠自我療癒得了。

 

 

 

前陣子的生病經驗,讓我曾經以為我「要走了」。
除了身體上的極度不舒服,
我沒有想過會引發氣喘,讓我一直喘不過氣。
有時發作起來,我會覺得我的呼吸快停止了,
或很不舒服時,甚至想停止自己的呼吸。
也許生病中的人都是脆弱的,
但我是有股非常、非常沈重的疲累感,
覺得對自己的生命很疲憊。
並非對自己抱著任何不滿,或對這個世界,
因為我是一個「相信自己」,也就沒有所謂「誰對不起誰」的觀念的人。
那種疲累感有點像是累世的,
我不清楚事件,只知道感覺,
有點像是,唸書作功課很久了,很想離開去放假。
或甚至,換個地方吧。

 

 

不過後來結果大家也都知道,不然我現在怎麼還會在這裡,
我想我大概是選擇留下來,如果不是我自己選擇,那大概也是被留下來了。
我的靈魂很「衝」我知道,
她對我的溫吞應該有時也是很無奈吧。
她想要作很多的事情,所以我腦袋常常會轉啊轉,
可是我的身體卻是很怠惰。
目前狀況是,事件不斷的來,
我想是給我的靈魂的鍛鍊。

 

 

或者說,鍛鍊我的靈魂與身體的合作。

 

 

這段期間開始,也許越來越多人會覺得自己為什麼出那麼多事情,
或者說,以往或許已經不算很平順,
但挑戰似乎有增多的趨勢。
原因是,在大轉變來臨時期,很多事情都會崩解,
所以我們更需要被「鍛鍊」以面對後面更大的挑戰。
或者說,藉由鍛鍊讓自己不斷的提昇。

 

 

 

如果你也是正在挑戰中痛苦的打滾著的人,
唯一的原則就是,「專注自己」。
把眼睛調在自己身上,
如果沒辦法這麼迅速回到自身,就先從注意自己的呼吸開始。
(就像以往為什麼遇到人生重大事件,我們會自然想深呼吸)
外面的世界與事件可能很亂,但只要眼睛不看它們,
那麼就不會輕易的被影響,而打亂你原來行走的步調。

 

 

當然那不是一種逃避,
不是縮回自己的殼裡什麼都不要管,
挑戰是不會因為你不看它們就自動消失的。
學著專注自己後,接著就是專注當下,
在此刻能作什麼就做什麼。
如果什麼也不能作,就放寬心。
這些事情說來容易,作來也簡單,
一個成熟的大人都應該懂,
問題是在於維持,然後不抱怨。

 

 

以前我都會說,人活著哪有可能不抱怨哪?
尤其身為愛抱怨的「女性」,
(我承認如同大部分女生,和姊妹聊天吐苦水絕對是解壓的方式之一)
遇到賣送與傷心都想要有個出口。
有天卻被人說,我好愛抱怨。

 

 

當下覺得不高興。抱怨本來也是種情緒發洩出口,不是嗎?
直到慢慢的學著觀察自己之後,
才發現抱怨與單純尋找情緒出口的感受是不一樣的。
這點自己可能不見得察覺得到,
但聽你說話,接收你丟出的能量的人最清楚。
比方說有些人聽他說發生在他身上不愉快的事情,你聽過了不會同感壓力,
但有些人卻是相反,他越說,你跟著心情越不好。

 

 

這其中的差別最近我才慢慢理解,
單純尋找情緒出口的人,通常會很清楚自己只是找一個出口,
呼吸點新鮮空氣,
事情的負面能量仍然是留待自己解決,
抱怨的人則是找到了出口,就開始把所有負面能量往外丟。
如果要分辨自己只是找出口還是在抱怨,
可以觀察自己話說出口之後的情緒感受,
是輕鬆了些呢,還是好像情緒還是很差。

 

 

能量是時時刻刻在交流互換的,
你把自己的負面能量丟出去,不但不會吸來正面的能量,
反而負面能量會越吸越大回到你身上,
而你卻因為才花力氣把它丟出去,正累地還沒完全復原,
它就變更大一團回來找你。
所以也許或多或少會碰到這樣的人,
好像抱怨就抱怨個沒完沒了,他的人生好像真的很雖。

 

 

自從瞭解到這些事情我就減少自己「抱怨」的行為。
越抱怨會越雖,這點絕對是真的。

 

 

 

在這種事件來去迅速的時刻,
很多人的第一項要學的都是,迅速幫自己回到那條平衡的線。
我無法說自己已經做得很好,
因為我發現這樣的事情就是必須不斷的練習、練習,
發生事情時,其實腦中仍然是會有些負面想法,
雖然我已經脫離了問「為什麼是我」的階段,
但對於事情發生產生的煩躁感與委屈感,仍在學著調適。
就像火災發生時,
雖然我一直給自己鼓勵,be strong, be tough,要堅強要冷靜,
但當自己蓬頭垢面穿著細肩帶短褲倉皇逃出,
周圍都是陌生七嘴八舌看熱鬧的人,
每走過來一個就要問你發生什麼事情然後要repeat一遍又一遍,
不知道該找誰,想找的人又找不到時,
心中的孤單感很難讓人不怨懟。

 

 

只是能越快跳出不沉淪,
事情真的就會解決得越快。

 

 

 

事件的發生總是刺激人重新思考,還有檢查自己的進步與否。
甚至往好處想,
我的所有災難,至少沒有哪一件是太嚴重到無法彌補的呢。
所以說是「練習」,是「鍛鍊」,
長遠來說,
或者這是所謂「禮物」的意思。

 

 

 

即便如此有時難免還是會想碎碎念,

 

 

 

 

我不是優等生,拜託功課不要出太難好不好?!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