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可以饒恕自己的理由,從眼眶裡不停氾濫的,我不想克制。

該氣的是我自己。如果有一把刀,我會把它毫不猶豫狠狠刺入我的心臟。讓那些與之滾燙過的腥紅流乾,對,我寧可擁抱慘白。我對於我,極其痛恨。

於是流浪的念頭又開始蠢蠢欲動。她說,其實去哪裡不都一樣。是啊,可是隔著大海,呼吸完全不同的空氣,我已經白痴到極限的腦袋才能認知到不同。我滿腔的紊亂及不勇敢,才能徹底倒出,讓大海的深藍掩埋。

或許我才可以開始學著勇敢。

那些複雜已經不再是文字語言可以訴說的了。停下吧。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