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把自己關在家裡,努力把論文一點一滴寫出來。

為了論文,我把筆電搬到樓下的房間。一開始是因為夏天很熱,我的房間沒有窗戶,所以我受不了。搬來樓下房間後。發現是,我有幽閉恐懼症。樓下房間有個大窗戶,每每望著窗外,我的心情就好一點。

太陽大的時候,會有金黃色的陽光跳進。下雨時候,雨絲的氣味會緩緩飄入我的鼻。

窗外是大樓林立。每次看我都覺得,台灣真是個可憐的地方,毫無美感。可是我很幸運,再遠一點看到的是烘爐地的那座山,可以看到遠遠昂然站立,慈祥的土地老公公神像。還有二高。

最近常常,望著窗外,看著綠色的山線,土地公公,高速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群,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回過神,已經過了好陣子。

我的人生停滯。你則大步往前。

惡女花魁裡,清葉白天最常做的就是,坐在走廊邊,看著櫻花樹盛開,然後飄零。或者半夜,靠著窗口,望著月亮圓了又缺,缺了又圓。

每次發呆時,我都想到這些畫面。清葉在想什麼?

而我又在想什麼呢?



全站熱搜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