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突然變得好冷,
本來已經在犯懶了,
天氣一冷,好像為我的犯懶再加一個完美藉口。

還停留在夏天,
季節的腳步卻悄悄轉移入秋冬。

他在夏天,和我分手。
他在夏天,和我聯絡再耍我一場。

所有的人,都不斷前進,然後,變了,
只有我,因為太多的...應該可以叫做震撼吧,
就像受到驚嚇身體突然斷電一樣,
因為突然斷電,所以就壞掉了。

我可以清楚的聽到我心裡有個哭聲,
一直沒停過,
清楚得快讓我發瘋。

妳說得對小薰,
我一直在繞圈圈。尤其我又常是個路痴。
曾經也以為,我已經走過去,
可是在這裡,一個人,
發現傷口舔舐得血跡斑斑,卻不曾癒合過。

他變了。雖然他說他要回來,
可是,已經不是那個他了。
那個曾讓我想到就很心安,讓我不斷愛的人,
已經不見了。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回來,
因為每次他都在我心裡不斷劃劃劃劃劃下好多道傷疤。

也許我對愛情,有太多憧憬和要求。
有首歌唱著「我要你來疼,而你的疼非疼」,
大概就差不多這種複雜的心情吧。

已經逝去的,找不回來,
偏偏我總是頑固,
像小孩子,把自己最心愛的玩具弄丟了,
不停在掉失的地方踏步尋找,
期盼再看見心愛的熟悉身影。

找不到,所以心裡那個小孩哭聲一直沒停過。

親愛的小薰,
妳知道我何嘗不想放開自己,
我怎麼會想將感情看那麼重,
所以我想飛飛飛飛飛離這裡,
也許只有離開,才有自由。

全站熱搜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