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東看西看一些東西後,
有種「索然無味」的感覺。
然後,開始思索的一個念頭是
關於那些被定義為「負面」能量的想法。
比方說生氣、恐懼......等等。

 

我在看人體使用手冊的時候,
說到養生的一式三招裡有一招就是不生氣。
作者反覆苦口婆心倡導,
說真的,生氣的壞處每個人都很可以體驗的吧,
所以作者也可謂用心良苦。

 

可是,如果我們相信「投生為人就是來修煉的」,
那,作到「完全不生氣」,談何容易?
而我更想說的是,

 

 

如果造物主創造萬事萬物都有其道理,
那「生氣」這件事情是不是也有它存在的必要?

 

 

舉例來說,人都怕「痛」,
可是我們卻不可以免除痛啊,
因為「痛」實際上是一種保護機制,
它讓人知道在受傷,從而對自己的作為與習慣修正調整,
不懂痛的人,反而是危險的,不是嗎?
痛,反而讓人懂得學習與成長,不是嗎?

 

 

又比如說,恐懼。
現在很多人都提倡著要「免除恐懼」,
的確「過度的恐懼」會使人盲目。
但,完全免除,又是好的嗎?

 

 

一種聲音與感覺一直提示著說,
不完全是這樣。

 

 

或者需要做的努力不是去「免除」,或抱持一種「排斥的心」,
而是去接受,與轉化

 

 

我有這樣的肉身,
我遇到不平不開心的事情,
就是無法避免生成一股氣呀~
所以用「我不要生氣我不要生氣」這招數對我來說一點效用都沒有,
反而,誠實面對自己,我就是在生氣!
在誠實坦白的當下,反而氣因為對自身的誠實而消解一部分。
坦誠的面對自己的情緒,
有可能是更進一步的修煉呢?

 

 

又像在一些新時代的言論中,
排除恐懼也是常常被提到的。
只是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有這樣的人身,
我怎麼有辦法「排除」?
如果可以,那我還是「人」嗎?

 

 

如果我不經歷恐懼,我怎麼學習得到「無懼」?

 

 

有些事情無法「跳過」。
常常聽到很多在講「要修要修」,
到底是修什麼?

 

 

對我來說,
就是很誠實的面對自己,接納自己,然後轉化
就是只能這樣一步步,好像沒有其他的了。

 

 

很難。還在學習。
有一天當能無所求,自在喜悅的時候,
才能算「暫時」告一段落吧~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