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死刑與人權後,
腦海裡有時會浮現起一些疑問,
希望能獲得一些贊成的團體或個人,以及死刑犯的想法。
畢竟我時時刻刻希望自己不要做偏頗言論,
就像在辯論中,
你不僅要徹底熟悉自方論點,也要徹底瞭解對方的論點,
才能各個擊破。

 

無獨有偶,在我的噗友裡就分享了這篇文章,來自頻果日報,
人間異語  如果能夠活下去真好
看完後,只有一股衝動感到要仔細反駁,
否則我渾身不蘇湖。

 

來看看原文:

 

Q:多年前,你因故殺人,這幾年在獄中,怎麼去面對你在受害者身上做的事?
A:連我這樣的人都會想,為什麼我的人生 會走到這種地步?我們裡面太多人都是這樣,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犯下罪,好像家庭 環境、 學校跟社會就逐漸讓我們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像我一路念書,是乖乖牌,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做那樣的事。所以人不要太相信自己,你會做什麼事,連你自己都不知道。可是人都會犯錯,為什麼這社會不能接受失敗?

 

看到這一段,很多人的反應都是火大
我想這就是:千錯萬錯,都不是我的錯的最佳表現了吧。
如果這個人現在在我面前,
我會想問他:你不覺得不懂反省的你,很可恥嗎???

 

什麼叫做不知道?
人做錯事,就是社會的責任?那你自己的責任呢?
你懂不懂什麼叫對自己負責啊?
你不覺得這種言論只會顯出你的幼稚與任性嗎?

 

為什麼社會不能接受失敗?
因為你是最沒有資格問這個問題並且最沒有資格要社會接受的人啊

 

 

在這言談的背後,或許我可以感受到他也很無助與疑惑,
但,一個不懂對自己負責的人,真的得不到我的同情。

 

我是讀書人,看很多書,可以解決我的問題,

請你不要開玩笑了,你解決了哪部份的問題?

但是裡面很多人沒辦法這樣,他們困在裡面,心裡糾結著,出不來,所以一心求死。
其實,這是歷史上第一次這樣擱置死刑,很多人根本受不了。

我同意死刑犯心中的煎熬。
要不一刀痛快,反反覆覆,好像有希望又沒希望,

這是心靈上的凌遲。

這些年我也很煎熬,我從完全被否定到自我否定,到再否定,
這過程彷彿歷經烈火灼燒、四期癌末,但這是我必須付出的代價。
可是,我只有原諒自己,才 能繼續活著。

當然你可以選擇原諒自己,
但你沒有權利請求被害人或甚至這個社會原諒你。

像我什麼都經歷過了,經歷三審,最後死刑定讞,又尋求非常上訴,
我害怕過,也曾以為我要被執行了,結果是另一個死囚。
現在,我希望 活著,我覺得活著真好。

看到這段我只覺得很無奈。
如果死刑最後被三審定讞,那必定是重大罪行。
如果今天我做錯事以致如此,
我真的沒有臉活下去。
那不是我逃避,用死尋求解脫,
而是,
如果我們一直鼓吹「人命可貴」,
那我願意拿我最可貴的東西來贖我的罪。

當然我不會想死,我對死亡一樣恐懼,
但如果讓我活著,我還是會一輩子羞愧而受到折磨,
不會覺得「活著真好」。

 

那仍然是一個自私自利不懂反省的念頭罷了。

 

Q:現在外面為是否執行死刑吵得沸沸揚揚,你知道嗎?心情如何?
A:我在裡面都知道,整個社會為這個議題撕裂跟耗損。
我想活下來,可是我知道2、30天內,我就可能被執行了。
現在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很平靜,你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很喜樂,
93年我就受洗了,所以該交代的事就交代,
我媽已經走了,只剩我爸,我趕快處理善後,才不會有遺憾。
只是現在外面觀點好像太過失衡,也應該讓死囚跟他們家屬的聲音出來。
其實一個人入獄,背後都是10幾個人在外面幫他奔波,像我爸因為我抬不起頭來,他們很痛苦。

 

這段讓我感到深深的悲傷。

我希望聽到死囚家屬的聲音,我也瞭解他們一定也受到很大的折磨,
但其實,外面社會再大的折磨,
都比不上親人與自己給予的折磨。

 

如果你真的愛你的家人,
你為什麼要做傷天害理的事情?
你根本不懂愛。
你連上帝的愛也不懂,受洗,有什麼了不起?

 

Q:犯的錯無法回頭,你覺得怎麼補償受害者?
A:我盼望得到被害人的原諒,哪怕是一點點,即使是假裝的都好。
如果我死,被害人會好過一點,我會「跳」(開心之意)著去接受。
但是我看到有些人並沒有因此比較好。

完全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
問你怎麼補償受害者,
你說希望被害人原諒你,
再說自己願意試著接受死刑,如果會讓被害家屬高興。

 

什麼補償都沒做,
就能說希望被害家屬原諒你?
你要試著接受死刑,不是為了被害家屬耶!
是為了你犯的罪!

 

被害人家屬會不會因為你的死亡而比較好受,
根本就不是你要去關心的。
這不是在利益交換,搞清楚好嗎。


其實人是可以改變的,過去的A已經死了,為什麼這社會不能給我一個機會?
為何大家只看我過去那一點,就否決我的過去跟未來。
就像王清峰就為了一個點下台,大家完全忘了她過去曾做的事。
我離那件事好久了,現在卻要用那時的作為來判定我,我覺得我死得莫名其妙。
其實大家都覺得我惡極,現在我說什麼都不對,你們都說我偽善。
可是我現在面對的是上帝更高的審判,我更無可迴避。
所以我坦然面對,只是我也想活下來,我願意終身待在牢裡。
我很羨慕你們能夠進來再出去,像我進來就出不去了,若有機會 出去,那空氣是多麼鮮美……

 

看到最後這段,覺得用話去辯駁都是浪費。
典型的,coward,無法面對自身錯誤的人
這和什麼過去、現在、未來無關,
因為一直在斤斤計較過去現在未來的人,
是你,不是這個社會,不是我們。

 

人當然會改變。但你,沒有。

 

*************

 

人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這大概是最佳的反面註解吧。
如果那些現在正在努力推動廢除死刑的人,
看到這篇一定會很高興,
應該會說~看吧!那就是我們努力的目標!
我們為什麼要這麼仇恨?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苛刻?
我們為什麼不懂寬恕?

 

 

如果有人拿著這篇文章,去推動廢除死刑,
我只能說這樣的人在助長惡行。

 

 

對這個議題,
我想盡量不帶怒氣與激情表達我的想法。
但,當我排開一起始的激昂情緒後,
感受到的是無奈與悲哀。

 

有人說,我們沒有權利去決定別人的生死。
(好像那些人權團體就是高喊著這句嘛)
我同意。

 

但,請你們搞清楚,
不是我們在決定他們的生死,
是「法律」決定了他們的生死。
的確法律仍有許多許多漏洞,
就像人性永遠都有缺陷無法十全十美。

 

如,曾看到有人說,
以往的死刑,曾有拿智力不足的障礙者頂替。
這真的是非常令人髮指的事情,
於是有人說,所以我們不該有死刑,
這種遺憾才不會發生。

 

但,能不能搞清楚,
這樣的案例我們應該去努力避免的,
是法律的不公與那些卑鄙人士的可恥行為,
並不是「死刑」的問題。
就算廢除了死刑改無期徒刑,
就比較有意義了嗎?就比較可以安心了嗎?

 

 

 

我真的很想大喊,
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狀況啊?????

 

 

我相信人性與靈性在提昇,
在這過程,我們必然要受很多折磨與挫折。
我們要學著用更高的視野看待這個世界,與發生在我們周遭的任何一個小事件,
但這常有個陷阱,
所謂的「假高等」。

 

人性有許多缺陷,但人性也有很多美好的一面。
的確我們要努力去發揮自身美好的一面,
但一定要記得,我們仍然是「人」,
還有,不要去「違背」本心。
那個違背的行為,不是光「做壞事」,
「做好事」也是有可能的。

 

 

我知道這個議題其實不光是用來挫折我們的,
因為它是一個考試,與練習,
讓我們學著,並判定,如何去看透表面背後的真實
練習怎麼看到核心,事件的,還有自己的。

 

 

所以,就當是來自神的「愛的考試」吧。
很不錯的學習。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