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吵最兇的議題,
終於從那些政治話題來到了生活層面,
前個禮拜吵健保,
這個禮拜吵死刑要不要廢除。

 

關於廢不廢除死刑的新聞,
吵這麼大,源自於前法務部長(今天火速離職)公開說她任內決不會執行死刑。

 

 

這個新聞真的讓我非常ANNOYED

 

 

已有好些人寫了很棒的見解,
如左撇子的最近都在討論的死刑-非法制裁
朱學恆的你的血淚 我的清譽

 

 

我說不出什麼大道理。
但坦白誠心的說,我非常不屑王清峰的行為。
這個新聞擺開死刑的問題,或者說,根本跟死刑無關
最基本的是她的「瀆職」,而且是公開的做,
還惡質的用高道德理想包裝。

 

 

就算她已經辭職,我覺得仍然不值得嘉許,
因為她應該被彈劾,而不是自己辭職!

 

 

平平都是辭職,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我就很佩服,
王清峰則讓我完全無法認同。

 

 

這是第一個讓我覺得無法平靜的地方。

 

**********

 

再來說說死刑。
如果我說,我相信人性本善,
但我覺得台灣社會現階段仍無法廢除死刑,
這樣會讓人無法理解嗎?

 

 

以雙方討論觀點來看,
贊成也好,該廢除也好,圍繞的是一個詞,「人權」。

 

 

我想直接跳過那些新聞上廢除死刑聯盟之類的「奇妙團體」所說的理由,
因為完全無理+沒有邏輯到我覺得要去一個一個辯論是浪費我的腦細胞。

 

 

從這篇死刑?正義?開始好了。

 

 

對於把死刑與恐怖主義雷同探討,還有「把他者妖魔化」的說解,
我的感覺是牽扯太遠了。
因為「死刑犯」並不是定義為「他者」,
贊成死刑的人非來自對死刑犯的「排他性」。
所以這兩個議題我覺得無法相提並論。

 

 

再來,我相信飛越死亡線是一部非常棒、很引人深思的電影。
而,我相信人性本善,
或許會犯下重大惡行的人,也有某些「故事」。
但難道我可以百分之百說,「每個人終有一天會良心發現」,
懷著這樣的理想,說這世界是個烏托邦?

 

 

我們知道教小孩子要用「愛的教育」,不能光靠打罵。
但真的帶過小孩的應該都知道,
就算不打不罵,盲目的愛的教育也教不出什麼棟材。
就算不打罵,對孩子也還是要有基本的底線。

 

 

在人性仍有其缺陷,而我們還沒辦法找出完整防範配套的時候,
或者,死刑就是那條底線。

 

 

不是用來安慰受害者家屬,
是用來維護「人權」的底線。

 

 

 

我不知道在那些飄在空中,談論著高道德理想的「先進」人們眼中,
你們認為的「底線」在哪裡??????

 

 

人對於「恐懼」總容易有種偏執,
要不是活在恐懼中無法自拔,
或者就是走極端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強烈要求拔除恐懼,

 

 

 

但,問題是出在「人」,
不是出在「恐懼」。

 

 

**********

 

最後,是「原諒」與「寬容」的問題,
也是王前部長最「引以為傲」的論點。

 

我只有簡單兩句話:
沒有人有資格要求別人去原諒自己或原諒別人,
你該問問的是,

 

 

你能不能原諒自己?

 

 

看完日劇「愛與寬容」後,
本想寫篇文章,卻發懶最後沒寫,
想不到這話題還是讓我帶進來了。

 

 

我們或許沒有權利決定別人的生死。
或許死刑犯也有他的故事。

 

世界上並沒有「真正的寬容」這件事情,
而愛並不是放縱。
所以,

 

 

請不要自以為是的定義愛這個字,與寬容這個詞,
因為我們只是人,不是神。

 

 

在日劇裡,
受害者家屬可從來沒有說過他們要「原諒」。
被害者的父母還親口說:「我們不會原諒。」
雖然從某個角度來說,
讓兇手繼續活著是對他的懲罰,

 

 

 

 

你又不是兇手你怎麼知道他真的受到懲罰?

 

 

 

我們要相信人的良善,
我們要相信人終究會找到那良善的一面,
但在那之前

 

 

請那些飄在空中的高道德人士告訴在地面生活的我們
我們該怎麼「保護自己」。

 

 

我期許有一天我們真的能作到廢除死刑,
因為我相信等到不用死刑的那一天,
這世界一定是個真實的烏托邦。

 

 

而不只是一廂情願。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雪梨蕉
  • thank you for your reminder.....
  • :)

    穗穗平安 於 2010/03/17 13:01 回覆

  • mor
  • 您好!
    非常支持您的論點,(人性本善除外...)
    那天白冰冰說:那些獅子、老虎、禽獸(指死刑犯)已經先用不人道的方式決定別人的生死,是阿,對我而言,那些十惡不赦的罪犯,能稱為人的部份不過是形體而已,何來人權問題?
    有人則提及冤獄云云,我覺得那是另一個如何避免遺憾的議題,不應該成為廢除死刑的理由之一。
    謝謝您提供的好文章,受益匪淺…,加油!
  • 您說得沒錯...我想我們有更多議題是該更先於「廢除死刑」去關心的。冤獄與死刑一點關係也沒有,冤獄的解決方式應該是強化司法嚴謹度,與死刑何干?照這邏輯推理,所以被判到死刑的才叫做冤獄,沒有被判到死刑的就算真的冤枉了也不叫冤獄?

    何況,法官們很愛判死刑嗎?現在死刑又不是像古代一樣,判官竹籤一丟,人就生死定讞。

    所以在我個人理解,冤獄與死刑到底有什麼關聯?完全聽不懂提出這種論點的人在說什麼。

    希望透過這個議題,能引出更多理性思辨,而且能夠更加懂得看透問題的核心。大家一起加油:)

    穗穗平安 於 2010/03/17 13:09 回覆

  • SU
  • 理性思辯

    見了您寫的內容,心情愉悅了起來,
    最近因廢死的議題發燙,血跟著沸騰起來。
    真是見血的針砭。

    將一個人推向毫無希望的深淵真的比較仁慈嗎?

    人總是高估人性;當人自以為洞徹人性時,就有機會被不可測的人性反噬!
  • 沒錯:)

    其實「氾濫的憐憫心」才是最可怕的,拽著人性的旗幟,做著人性難以同意的事.....

    穗穗平安 於 2010/03/17 13:13 回覆

  • Mask
  • 廢死最前線:歐美列強的真面目

    在討論死刑存廢時,總有人提歐美先進國家如何文明、如何重視人權,大家都失憶了嗎?那些包裝過的文明簡直是狗屁倒灶,極其虛偽。君不見非洲世界的戰禍連連,有前因吧!那些歐美列強在上個世紀如何貪婪專橫、漠視人權,以上帝之名在落後國家燒殺擄掠、劃地奪域、鯨吞蠶食!那些因戰亂而枉死的無辜生靈,竟比不上泯滅人性、惡貫滿盈的壞人而能得到關注。

    強權說他自己文明,不見得我們就要買他的帳,這些號稱文明的歐美列強,有些沒落了,有些還有點影響力,但只要是為了自身利益時,總是毫不遲疑地編派一套冠冕堂皇的說詞與藉口,美其名是濟弱扶傾,實則難掩吃相地逞其私慾。

    揮搖人權指標大旗,對著別人說三道四,卻見不到鏡中自己最卑陋的一面。

    **********
    再者,對死刑犯有枉死疑慮,該著眼的是司法制度吧!誰也無法保證不會有誤判的情形,但罪證確鑿、鐵證如山的案例會比較少嗎?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