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碰到了一個事件,讓我想了一整天。

 

 

起因是我最近不知怎麼了,非常會掉東西,
雖然也很奇妙的,掉了東西大部分都還會找回來,
(其實開始有種奇妙預感,
有些東西掉了我知道會回來,有些我知道不會再找到了)

(我都開玩笑跟小羊說,我最怕聽到他講「會找到啦不會不見」,
因為目前為止只要他這樣講,我的東西就再也不會回來)

總之,我把傘掉了。
說到這傘掉得也很神奇,
當初買這傘是因為它上面掛一隻藍色鑲水鑽的小貓,
結果後來只剩貓,不見傘,
所以我想它就是要跟我吧,哈哈哈哈。
也因此我也沒有很難過(哇咧)。

 

以上都是前提(真長)。

 

 

發現掉傘那天外面下雨,剛好在家教學生家,
學生媽媽很好心的借了我一支傘。
本想下次上課就拿去還,
誰知道功虧一簣,就在我要家教當晚,
不過去公司附近全家買個東西吃,
傘就留在他們店裡的座位沒帶走!
更糟的是,隔天我休假,
很懶得回公司就為了一把不屬於我的傘,
(其實就算屬於我我也不會去)
所以我就想順其自然吧。

 

 

今天中午吃飯,我就特地外出去問。
在我前面一個中年婦女,她先進去,我晚兩步,
她拿出悠遊卡說要加值,
工讀生一邊幫她加值,我有點心急(畢竟掉東西了),
於是在旁邊先問,
請問你們某某天有撿到傘嗎?

 

工讀聲聞了些問題,然後說好妳等一下,
我說好,站到旁邊,
而這位中年婦人加完值要離開時,
我聽見她不知道唸了些什麼,
後來聽到內容才知道在罵我說,
「不會等到我加完值再問嗎?」

 

(其實她唸了不短的一串,但我本來沒想到那是在罵我所以也沒在聽)

 

等我理解到時,我瞬間回了一句「要你管啊」,
心裡不知為什麼有點火大。

 

後來我開始腦袋一直思考,我這麼不舒服的感覺是為什麼?
只是因為人家罵我嗎?
那她罵我的地方如果是對的,我幹嘛要跟著火大?
或者她罵我的地方,有什麼不對勁?

 

 

我就這樣一層一層撥開。
雖然想這些還蠻疲累的,但有種莫名的堅持,
我想是被「督促」了吧,
畢竟,這些生活上的摩擦很多,
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
但我實在不想再這樣情緒跟著不相干的人事物起舞。

 

我才瞭解,一開始的不舒服不是來自於對方,
是來自我自己。
我被自己那句強烈的防衛反彈的力量打到,
不管對方接收到與否,但卻是我自己不舒服了。

 

但當下不反擊,我卻心有不甘。
這時才發現,我的反擊只是把自己的頻率拉低,
被對方的不耐情緒影響到。
所謂的防衛,負面的力量卻是彈回自己身上。

 

 

該做的不是那樣。
需要的只是像水一樣讓那些負面不耐隨著流過,
完全不需要沾染到自己身上。
不回應不理睬,對方的抱怨就顯得無意義。

 

(當然這不適用於該扛起責任時)

 

 

不過要那麼順著流過可不是那麼容易,
難道這事情真的是我的錯嗎?

 

我開始想,如果立場對調,我是她呢?
接著我很清楚的知道,
我不會像她這樣。
或許如她的意思表達的,「先後順序」的問題,
但,

 

第一我不是插隊付錢,
第二我並沒有要工讀生放下她的卡片解決我的問題。
照她的講法,那麼,
若當時很多人時,我也要去後面排隊,為了「照順序」,
而只是要問他「請問有撿到傘嗎?」

 

那,到底是她哪裡覺得不對?

 

 

這時我才想,她要的大概是那種,
「全心全意被服務」的感覺。

 

的確,當我去店裡看東西,
本來這服務員在服務我,後面卻來了一個人,
抓著服務員問東問西,無視我的存在,
而服務員也轉身服務她,
我會覺得不太舒服(真實發生過)。

 

 

但我並不是那樣的客人,抓著服務員不放,
我只是趁工讀生在幫她加值時,也沒交談,所以先問。
工讀生也很禮貌的請我稍等,幫她完成程序。
這中間一度轉不過來她到底在不滿什麼?

 

 

接著腦海出現一句話,

 

 

自私是自我的過度擴張

 

 

她想要「捍衛」她「先來的權利」,
這個權利講誇張點,服務員應該是屬於她一個人,
誰在中間介入,怎麼介入,
全都屬於侵犯的行為,
侵犯她的權利,侵犯她的領域。

 

 

現在講「追求自我」,
可是相反地也有人罵這樣的人「自私」,
自我與自私其實並不是同一件事情,
但也不是毫無相關。
也因此現在也很多人會打著自我的名義正當化自己的自私行為,
但這兩者,真那麼難以分辨嗎?

 

 

追求自我並不是把「我」無限制的擴大,
並不是像圈畫土地一樣,
只要有人踩過線,馬上爆炸。
自我是內在的內求的,self-support,
當我懂得自我,會同時明白一個適當的界線,
那個界線不是為自己畫的,
只是一個內在與外在相結合達成的一個可平衡的點。

 

 

但自私是假自我之名。
自私並不管內在的,只在意外在,
我該得到的有多少(越多越好),
我該享受的有多少(越多越好),
追求自我說,我獨一無二,
自私說,我不但獨一無二而且其他外在都在我之下。

 

 

 

想到這,我突然冒出一句,
或許這是現在台灣社會這麼多亂象惡象,
台灣的「民主」裡出現的最大問題吧?

 

 

 

最後反而要感謝這位婦人,
要不是她當了那個自私的例子,
我還難以說明自私是什麼樣子,
也確立自己反省的時候該以什麼為標準呢。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克
  • 講了這麼多只是為自己自私的行為解套而己,還罵別人自私?不可取
  • 「我開始想,如果立場對調,我是她呢?接著我很清楚的知道,我不會像她這樣。」這是我的原文。

    謝謝指教。

    穗穗平安 於 2011/11/16 12: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