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的身體有種疲倦感,
尤其到了今天,有種頭非常疼痛的感覺,
不確定是不是睡不好的原因,
因為睡眠狀況還算ok,沒有淺眠,
不過,昨天的地震有很明顯被搖了四下搖醒過。

 

不過,從上周到今天為止,
作了幾天的惡夢,
並沒有從夢中驚醒過,
但是在夢裡都是很悲傷的事情,所以一直想大哭,
卻又哭不出來。

 

 

我夢見媽媽死掉,又分別夢見妹妹、弟弟死掉。

 

 

這幾天開始頭開始變得沈重,
到昨天與今天,開始會痛,
從側邊太陽穴痛到後腦。

 

可能生理期快到了也有關係,
心情上低落,身體覺得重重的,不太想動。
很容易睡著,睡著就很不容易起來。

 

 

情緒上,因為低落和疲倦,
所以會有點煩躁。
我想努力覺察自己的情緒,尤其是生氣的時候,
可是因為煩躁感,
有時生氣就不太想管它。
只是,還是會盡量思考,
是哪個部分使我情緒有起伏了。

 

 

希望我可以慢慢作到,
就算生氣,也能切割出冷靜的部分想想原因,
這樣或許能改進以往我很衝的脾氣與說話口氣。
或是,完整一點表達自己真正的意思,
或者至少能表達出,我現在還說不出真正的想法,需要時間整理,這樣的緩衝話。

 

 

零極限裡面,修‧藍博士曾說,
他曾對自己許諾,如果能有一天他作到完全不評斷任何人,
那他就賞給自己吃一個會吃到撐的大巧克力。

 

 

結果他說,從來沒機會吃這巧克力。

 

 

總是會慣於評斷發生在我們周圍的任何人、事、物。
好像已經變成一種本能思考一樣,
看見某新聞就會自動評斷,
看見某個人的某個行為動作甚至穿著打扮,
會臆測,會評斷。
但慢慢發現,這世上很多不愉快的情緒能量,
就來自於這樣的評斷。

 

 

這些評斷,憑良心說,
似乎也沒有意義?

 

 

所以現在也想朝這樣,不評斷任何人的作法,去努力。
雖然說真的很難,
就像上下班搭捷運時,人潮擁擠,
我就會對走路慢吞吞的人感到不耐,
心中就會去批評這個人真白目,
或是看到不讓座的人,心裡也會有股想責備那人的衝動。

 

 

可是其實誰知道會不會是那個人不舒服,
或有任何原因,造成這樣讓我不愉快的行為?

 

 

或者說看到了什麼樣的新聞,
開始憤慨,批評,
社會的正義、公理,等等等等,
不過事後想想,

 

 

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其實都是瞎子摸象
因為每個事件,我們都可能只看見一部份的面貌,
而就算是當事者,也不見得瞭解全相,
不是嗎?

 

 

 

「不去評斷」。看見聽見什麼就是什麼,
所有的情緒,往自己內在探求,
不在自身之外找原因。
這樣,
人生似乎更有意義。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