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發生了一件事。

 

其實只是一件小事,
不過卻讓我感覺到所謂「真正的不在意」到底是什麼。

 

 

小羊昨天隨口說了一句話,
我當下沒有聽清楚,所以問他,
可是他給我乾笑然後不願意跟我講。
後來他要我保證不跟他生氣他才要講,我說好。

 

 

老實說答應的當下我的腦中有點遲疑,
看他有點擔心的樣子,我真的會不生氣嗎?

 

 

結果他講的那句話,聽進我耳裡,
我真的一點反應也沒有。

 

 

是什麼話就不是重點啦~
但當下我只隨口回了,真的嗎,
小羊一副頗感訝異的說,唉唷?真的沒有生氣耶。

 

我該生氣嗎?該在意嗎?

 

 

我開始去想,情緒起伏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指標。
所謂的「修行」,好像是期待達到一個平靜無波的境界。
但我常懷疑的是,如果身為人,有這副肉身,
要把情緒調整完全無波紋的狀態,應該不是件自然的事情吧?

 

 

但經過這件小事,我發現的是,
重點不在於「情緒無波」,
而是我們看待世間萬物以及與他人互動情形時的真實態度。

 

 

就像身為人,很難在這個世界上作到「完全的不在意」,
就像所謂的「地雷」一樣,
每個人一定都會有那樣東西,
只要被刺到,就不可能置之不理,一定會起反應。
而那樣的地雷,每個人都不一樣。

 

 

所以我不能去跟別人說,
你幹嘛激動?你幹嘛想那麼多之類事不關己的風涼話,
因為沒有人比當事人更懂他自己的情緒。
或甚至說,有時情緒起來,當事人也不見得察覺得到那背後的真正原因。

 

所以也許旁邊的人可以協助的是,以旁觀的角度提供一些釐清原因的線索,
但不是和當事人一樣,
陷入對於情緒的辯論當中,
那樣並沒有什麼意思。

 

 

也因此我一直覺得,一個修行高深的人,
或許不是真正的情緒無波,
而是他很知道「掌握自己的情緒」。
我說的不是單純的EQ高,
因為很多人會把EQ高簡單化為「會控制情緒」,
但我說的是「掌握」,不是「控制」。

 

 

只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有與他人摩擦或被他人侮犯的機會。
陌生人,朋友,另一半,家人,
關係越親密機會越多。
我常想著我自己有什麼樣的地雷,以及有什麼樣的底線,
別人踩到我絕對不能容許。
但經過這樣的事件,
我卻開始想,或許我給自己hold著的是一條,
自我設限的線。

 

 

當別人覺得我該生氣,我卻沒有生氣,
是因為我真的不在意那樣的事情。
而我發現真正的不在意帶來的或許是一種真正海闊天空的感覺,
不是那種嘴巴上說不在意,心裡卻記著很久,
其實真正造成的是自己心理的負擔罷了。

 

 

真正的不在意也不是一種負面的鴕鳥態度,
是不在意,不是不在乎,不是一種對世間的冷淡。
所以從在意到不在意,不是拼命的去修正自己,
而是應該先採取,面對,然後接受,
最後超越,讓那事件變成一個凌空高飛時往下看的一個小點而已。

 

 

常發現,否認的態度只是讓人越陷越深罷了。
但,相反的,面對之後如果沒有從中得到一絲更瞭解自己的幫助,
也是白搭。

 

 

所以,也許我該這樣,
停止一直自我催眠對在意的事情不要在意,
應該更專注在真正在意的到底是什麼,這樣才對。

 

 

才不會發現自己總是一身泥,還裝瞎說沒有。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