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因為現在作的工作常有些文藝活動邀請(我老板),
這次我比較厚臉皮的跟老板說我想去。

 

活動是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所辦的國際名家論壇
這一路走來的我—從臺南的泥土談起
主打是「李安與龍應台的對談」。

 

衝著李安當然是一定要去的了,
還有貴賓席準備好等我,
一切如此完美唯一不完美的地方是,

 

我忘了帶相機!!!

 

所以只好分享幾張手機照的醜照

20091008(001).jpg   

20091008.jpg

我知道非常糊.........
不過反正李安長怎樣大家都知道嘛,
他本人看起來跟電視上一模一樣(廢話)。

 

對於李安,
我寫過我自己對於色˙戒的心得
腥風血雨--色戒,亂世裡的愛情
在其中我說過我所觀察到的李安特色之一就是,
他很「溫情派」,
從推手、喜宴、飲食男女等等一直到今年的胡士托風波,
其實都可以感受到他獨有的溫柔風格,
包括故事走向,影像的光影呈現,
他就像把他的人放在大螢幕上供大家觀賞。

 

我這樣的感覺在見到他本人聽過他說話方式後更加確定,
就是那樣的溫柔、溫文儒雅感。

 

另外他本人還有一個小特色是,溫吞,
跟我自己有點像,哈哈。

 

就像跟我一起去的朋友說的,
她以為李安應該是少話害羞的,發現居然不是這樣。
我能體會那種感覺,
因為我瞭解有一類人,相較於到幕前接受大家的目光,
在幕後會是更快樂一些的,
只是,要站到幕前也不會是困難的事情就是了,
並不是因為有幕前恐懼症而選擇站到幕後的。

 

主辦單位很細心,把事前閱讀資料準備得很完備,
包含李安、龍應台的介紹,
一些對李安、龍應台的訪談節錄內容,
中英雙語,我認為是很貼心。

 

來到對談本身,
實話實說,我不能說不精彩,
但我必須坦承中間一度我有昏睡狀況。
因為我對於兩人之間的對話「抓不到焦」,
李安是典型藝術人,
有天馬行空思考跳躍的特色,簡單說就是容易扯遠,
而龍應台有她一如傳聞的犀利,言語有條理,
但她讓我感覺不到她有好好作針對李安的功課。

 

同時,picky一點,
主題是「對談」,我感覺不到什麼對談成分,
兩人之間對話激不出火花,彼此之間的回答並沒有對上對方的點。
分開來聽,其實兩人的言論都精彩,
合在一起老實說我聽得有點累.......

 

不知道這樣講有人能理解我的感覺嗎?@@

 

儘管如此,我個人還是很喜歡李安的風采。
他的生活化、平易近人就不需贅述,
談論自己的家庭生活也很自然,
有點像是和大家閒話家常一樣。

 

而綜觀李安的作品,其實可以嗅出裡頭一種「壓抑」味道,
我一直覺得李安喜歡一種壓抑、衝突爆發的感覺,
聽了他的自述我終於比較瞭解是為什麼。

 

如前所說,李安是把他自己放在螢幕上讓大家看,
所以那樣的壓抑其實就是他自己,
他在壓抑與釋放中獲得一種破表的熱度,
然後揮灑在他鍾愛的電影裡,取得他心靈上的某種平衡。

 

很有意思。

 

我在上影劇鑑賞時,老師說,
李安有點像台灣的盧貝松,
因為他們都努力在藝術與娛樂裡找到一個平衡。
這點我是很贊成,
以我個人觀影習慣與喜好來說,
我對什麼電影都不會排斥。
但對於過於極端的,不論是藝術片娛樂片,
我就比較難接受。

 

我可以接受我看不懂,
但我很難接受導演活在他自己的世界拍片。
我可以接受劇情多單純就多單純,
但實在難接受為娛樂而產生的娛樂片,
關於這點我一定要點名the final destination 4,
這部電影真的讓我覺得自己是超級大白癡,
浪費鈔票與時間。

 

我覺得這系列很有趣,但完全毀在這一集上。
如果有人喜歡這部請告訴我到底是喜歡什麼,
我真的很難理解。

 

(扯遠話題偷罵一下。)

 

回到李安,與盧貝松。
我想看過他們電影的人都可以感覺到他們和其他電影的「不太一樣」,
說娛樂是挺娛樂,
但故事說著說著好像裡頭有些什麼,
畫面的掌鏡光線的控制也有些特別,
總之多半都會引起大眾話題。

 

再回到這場與李安的「約會」XD
我想我最喜歡後面回答現場聽眾問題的Q&A時間。
首先在這個部分我看見導演不愧是導演,
是很抓得住問題的重點的,
因為說真的有些人的問題我都不懂到底是要問什麼,
導演都能輕鬆釐清然後回答出來耶。

 

而在這段時間,
我感受到的是李安導演對於電影的熱情。
先前說他是個溫吞的人,
但說到電影他是整個人發亮的。
有趣的是,有人問說導演你怎麼建議人去追求成功,
導演說,他並沒有特別追求成功,
他只是「不作這件事不行」。
他覺得成功不是追求來的,
追尋那些物質上的成功更不是他覺得重要的。
有人問導演說他重視一種心理秩序,又說在臺南唸書那段時間是種壓抑,
那對台灣年輕人他有什麼建議,當思考他們的未來?
導演說臺南的日子是壓抑但也讓他建立整個人生的結構價值觀,
他認為那樣的學習知識是有幫助的,
而在未來的選擇上,反而不要因為那種壓抑而放棄追求自我的興趣。

 

我很懂導演的意思,因為這個問題導演的答案也是我的答案。
我們需要奠基,是為了在未來綻放我們的光彩。
可惜的是在台灣把奠基當壓抑跟掌控,
所以讓人在選擇自己的道路上會害怕,
更多的是對「自己的道路」這件事情一無所知。

 

另外在李安的話語裡我也嗅到一點新時代的味道,
包含他自述他就像是被「上身」,覺得就是有任務要告訴大家些什麼。
我發現我們的世紀的確在轉變,
因為我們越來越選擇「貼近靈魂」,
如果還沒這樣選擇的,也會受到影響而起心動念,
那和靈異沒有關係,或說,靈異本來就是我們的本能。

 

聽李安說的話有種像是把平常我腦袋裡想的東西透過另一人講出來般的奇妙。
就像李安說他其實有個想法是如果這世界沒有「國家」這種東西多好,
老實說我雖然沒有特別想到這樣的念頭,
但我真的很常對人之間的「分別心」感到無奈。
也因為我自己常不擅長這樣的心態,
所以有人說過我天真單純,或罵我的也有。

 

真想跟李安握個手。原來你也是外星人啊,哈哈。

 

李安最讓我感到欣賞或羨慕的,
應該是他在人生中找到他一定要作的事情。
我說的不是賺多少的錢,結婚生小孩這種東西,
或以李安來說是達成一個名導演的目標。

 

我說的只是一種單純,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注定好要作什麼事情。

 

當有人問他,如果導演認為什麼事情都是隨緣、隨遇而安,
人生好像活到這樣也差不多夠了,
那是什麼樣的動力讓導演還繼續下去,繼續拍片?

 

導演說是愛。

 

是大家的支持回饋,是這塊土地。
這也是我心中和導演一樣的感覺。
雖然缺點歸缺點,
但台灣真的是塊很特別的土地,
特有的榮譽心與人情味,
的確是有別於其他國家的溫暖。

 

或許是這樣的土地,才培養得出這樣溫柔的導演吧。

 

 

李安讓我的領悟是,
一個我們定義為成功或甚至偉大的人都有個特點,
他們並沒有想要成功或偉大,
他們只是找到了自己注定要作的事情,然後專心做好那個本分而已。

我想李安一定會在電影史上留下一頁的。

 

 

謝謝導演,這場「約會」很充實愉快XD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