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妹妹一通電話,
我爸又指揮我要我去跟我弟說叫他要好好唸書,
說他們去參加家長座談會,
弟弟的導師告狀說,
現在班上同學都在拼,我弟還是散散的,
我爸指揮要我跟我弟講,不要再玩電腦,
叫他好好考,
他只有能力供他上國立學校,考上私立的那就不要念了

 

聽到這些東西我就一整個躁鬱感上來。
我們家就是這樣,只要是講到我爸,
我們家其他的成員講話的口氣與感覺瞬間就會變得很晦暗。

 

每個人家裡似乎都有個難搞的問題,
我想有比我還讓人難過的家人的人多得是,
我家是沒有家暴酗酒賭博的問題,
可是有時我實在很想大喊,

 

情緒(感)暴力的問題有時比外顯的暴力行為更可怕。

 

為什麼會更可怕?
如果今天有人家暴打人或有不良習慣,
大家理所當然會覺得不應該,給予譴責,
但情緒暴力是無形的,甚至,在家人長輩之中最常以
「關愛」的假性名義出現,
拿我家的血淋淋例子,
一定會有人勸說,父親再怎麼樣都是為了兒子好~

 

但請問,為了孩子好,
可以用這種威脅的口氣,
甚至一種瞧不起孩子的態度,
「考上私立學校就不要念」,
那我念私立大學研究所是去吃屎好了是嗎?

 

動手打人是明顯被譴責的暴力,
但這種不見血的,卻會造成內心的創傷與陰影的內在暴力,
有人正視嗎?
那些內心的創傷,與陰影,
有辦法一句「你爸終究是為你好」就理所當然的該看開嗎?

 

我爸有種要指揮我,卻是透過我妹來指揮,
我真的是覺得他碼的誰理你啊,
而我講過多少遍,書要自己念,
要是我弟不在意,他考上考不上是他自己的前途,
他不想付他的學費,可以啊,
他可以去辦就學貸款啊,
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我爸居然說,
辦就學貸款,如果我弟不還,還不是丟在我的頭上。

 

幹!我聽到真的是超不爽的。
就這麼瞧不起自己的兒子,
就這麼覺得他一定是那種遊手好閒好吃懶做的人?
就這麼覺得他一定會不負責任不願意還?
拜託,貸款人是我弟,
這筆帳是算在我弟頭上,
如果他真的不還,政府也是向他追討,不是嗎?
他是擔心我弟如果真的不還,站在父母的角度怎麼不幫孩子還,
我真的是快被搞瘋掉,
如果要付出,就心甘情願一點,
不然就不要付出,放手讓孩子自己去跌撞成長,
要付出又不心甘情願,
嘴巴講一套,行為作一套,內心又一套,
到底是想要怎麼樣?!

 

我弟雖然比上不足,但至少他還算乖巧聽話沒有出現誇張的壞行為,
只不過是不符合他心中念好書成為「社會菁英」,
最好還很會賺錢讓他後半輩子不用愁吃穿,
對於我爸的「願望」,我真的是無法形容我心中不以為然的感受。

 

前幾天我看了一篇文章,
看到一句我看見好幾次的話,
「我們憑什麼覺得父母就應該接受我們和他們的不同?」
我覺得這句話,對,也不對,
的確我們不應該理所當然覺得父母就是要接受我們和他們的不同,
但很多時候問題的狀況出現是在,
父母連「思考」過孩子的不同都沒有,
就想掌控、塑造孩子的人生,
他們一方面不願意放手,一方面抱怨孩子為自己帶來多少麻煩,
父母是愛孩子的,孩子難道就不愛父母嗎?

 

 

講這種話的人真的要明白,
這世界上真的有無法溝通的人。
並不是那個無法溝通的人不理性或有問題,
而是在他所處的角色,及長期慣養下來的思維模式之下,
他就是會固定無意識的不願意聽一些人的話。

 

會不會有這種感覺,
明明一樣的道理,你跟家裡的人講他們不聽,
但別人跟你家裡的人講,神奇的咧,
他們就聽進去了!!!

 

 

我從來就不想改變我的家人。
既然是家人,就是到哪裡都改變不了的關係,
也就是,就算再讓我不爽,
也不可能就自我催眠當作世界上沒這個人。
有時難過的是,
不是對方無法改變,
而是根本找不到能和他和平共處的方式

 

 

唯一能作的只有,離開。

 

親人真的是每個人這輩子的最大功課。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