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頭一直非常痛。

 

明明是其實每天都早下班,
沒有家教時也準時回家,
工作上沒什麼壓力,
一切都很ok。

 

可是覺得自己有點像漂流在這個宇宙中,
沒有什麼好認真,也沒有什麼好執著。

 

也許是我過得太好。
大家都在失業,放無薪假,
我有一份還不錯的工作,至少餓不死。

 

人降生在這個地球上,是不是都該有她的目標?

 

這個年紀,很多人的目標就是,
找個伴侶,結婚,生小孩,買房買車。
我不知道,我覺得自己並不是不想,
但卻沒有很大的興趣,
覺得這輩子沒有這些東西,又怎樣?

 

(啊,買房子是很想啦,
但老實說不怎麼想住在台灣ㄟ)

 

我不知道那些實現了伴侶結婚生小孩買房買車的人,
當看著這些完成點時,
妳們的心裡是開心、得意、成就感嗎?
妳們滿足了嗎?
還是覺得,「好像」是有了交代。

 

交代什麼?對誰交代?

 

 

 

我不知道那些在這個人生裡對某樣東西有莫名熱情的人們,
當妳們面對著那樣東西的時候,
心裡的感覺是什麼?

 

 

不管那一種,我都好羨慕。
羨慕那些清楚看見自己腳下的路的人。

 

 

我只是在漂流。在游移。
我很想落地生根,
卻又一直對周遭茫然,不耐,
舉手投足都手足無措。
所以常走在路上走一走又回頭,
右轉了又左轉。

 

最後到的地方做的事情根本也不確定是不是自己所想要的。

 

 

我沒有什麼想要的。想爭取的。

 

 

 

我坐在飛機上,捷運上,公車上,在家裡,在公司,在任何地方,
都常會想到我的死亡。
比方墜機,捷運掉到路面或撞上其他列車,公車翻車,地震,火災....

 

其實人真的很脆弱。

 

 

我會害怕那麼一下,卻又覺得,
這一世就這樣啦~反正我也沒有什麼遺憾。
人生在什麼時候結束,有什麼差別?

 

 

我沒有立志作偉人,也不期待對社會或世界有貢獻。
這世界又有多少人想聽我說話。我又不是obama。

 

 

很矛盾的心態。想落地生根,卻又對一個待久的地方會感到焦躁不耐。
就像情遇巴塞隆納Scalett Johansson,
就算到了一個地方有了完美的關係,
一段時間後就是開始不耐。

 

差別是她有勇氣離開,我卻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沒有。

 

 

所以我常想的就是,
如果有天因為某種外力我就這樣離開了,
我想我應該是微笑著說,掰掰,吧。

 

 

頭痛能不能快點好?
總是一直嗜睡,要是有天就這樣一睡不起呢?

 

 

 

那好像也不怎麼樣嘛。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