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不喜歡香水味。
我想主要原因是,每次去市場,
有些阿桑會擦很恐怖的香水,而且擦很多,
隔著好幾家店都聞得到,全市場都知道她的行進路線,
用香水味佔據空間,厲害厲害。

 

我媽很樸素,印象中她連妝都很少畫,
但是覺得媽媽打扮後,身上總有特殊的香味,
也許是脂粉味吧,
那種味道就讓我覺得很安全、很舒服,
小時候還因此拿媽媽的粉餅跟口紅玩,
下場就是被奶奶先毒打一頓再被媽媽毒打第二頓

 

到大學時代我都還是個素顏趴趴走,
時尚、香水這些東西更是跟我沾不上邊兒。
即便如此,後來慢慢發現,
我其實是個香氣迷。(哪個女生不是)

 

我很喜歡把自己「窩藏」的地方弄得香香的。
洗頭的、洗澡的,一定要香,
空間也要噴香霧,
有一陣子點線香,後來覺得線香餘味只剩煙味不喜歡,
近來就改用水薰香。

 

接觸香水則是拜ex之福,
我雖然有興趣一直買不下手,
怎麼說都是奢侈品吧。
雖然有所謂的小香,可是多半不能試聞,
我對不能試用的東西戒心都蠻重的,
因為我深深瞭解自己的龜毛難搞之處。

 

(雖然遇到我老板後深深覺得我輸了,一山終究還有一山高啊)

 

德國小說家徐四金(Patrick Suskind)的小說《香水》(Das Parfum)是一部神奇之書,
作者的筆出神入化的把香氣轉成栩栩如生的文字,
讓這本小說成了我的最愛之一。
雖然改拍成電影,強烈建議看原書,
雖然看得出來盡力了,但電影的拍攝在香氣的呈現上仍不及書裡一半。

 

 

人其實不是依賴著視覺過活的。
也許視覺和聽覺是基本認知世界的能力,
但嗅覺,我覺得,
卻具備鑽入一個人記憶深層的魔力。

 

所以會有人在分手後記著前任情人手指間的菸草味,
(但我一點都不喜歡抽菸的人,菸槍,out!)
或在某個轉角,因為聞到某個熟悉的氣味,
掉入心裡深處的漩渦........

 

 

l5_dropblue.gif

 

基本上,尋找自己的香氣就是要在不斷的錯誤中,學習、認知,
然後成長、成熟,
就像男人找女人,女人找男人一樣。
我的第一瓶正式的香水,是很有名的DKNY青蘋果:

dkny apple.jpg

 

EX帶著我買的,當初買時貴鬆鬆,
下場是,看了我的前言就知道,
噴不到三分之一就被我束之高閣,
頂多拿來當空氣清新劑。
然後我瞭解我不喜歡太果香的東西,
因為那不是我的「個性」。
噴上身,總覺得自己穿了一件裝可愛的衣服,很噁。

 

尋覓屬於自己的香氣的過程堪稱跌跌撞撞,
(主要是荷包在跌撞
而隨著時光流轉,心境改變,
往日的愛可能也會隨風而逝,
就像我曾為之撰文的這瓶Gres Cabotine:

gres.jpg

我對它的喜愛,隨著時日漸漸淡去,
本來愛戀它持久的香氣,
卻開始嫌它的持久其實是因為太過刺鼻,
雖然餘味變得舒緩溫柔,
我卻已經對要等待它脫去悍烈的前味耐心漸失,
像是交往過久的情人,
不捨又無力也無能為它改變另覓出路,
最後也成了我束之高閣的一瓶.......

另外我曾在the body shop買過這瓶橙花茉莉:

body shop jasmine.jpg

有一陣子也是很愛噴哪.........
不過它的香味總是讓我想起一些"往事故人",
而且不是很舒服的那種,
而它太過溫暖的花香有時會讓我頭暈= =
所以使用頻率也是不到50%,只不過不至於束之高閣罷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