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再度半夜咳醒,
實在覺得很不耐煩了。

 

白天其實都還好,
晚上就會咳得非常劇烈,
完全不能睡。

 

咳得眼淚鼻涕直流的時候,
真的是很想死........

 

這幾天還要家教,
從禮拜一到禮拜四,
也抓不出時間去看醫生。

 

咳到一直哭........
結果睡不著,我開始想我的遺囑。

 

 

哈哈。我不是開玩笑的。

 

 

先寫遺囑也沒什麼不好啊,
又不是遺書。
雖然寫起來沒什麼意義,
因為我沒有家財萬貫。

 

 

但是我是這樣想的。
如果真的掛了,
我想把我身上可以用的全部捐捐出去,
然後燒了這個皮囊,再隨便灑,
灑在海裡,灑在樹下當養分,都不錯。

 

而且我不要任何人為我哭。

 

在看ps.我愛妳的時候,
男主角掛掉時的喪禮,辦得像party一樣,
I like it。

 

請不要請什麼不相熟的跳什麼怪舞。
(但我可以指定人跳鋼管之類嗎?有人自願嗎?)

 

 

很久很久以前修一堂影視鑑賞的課時,
跟著老師看了很多部好電影,
其中一部猶如保齡球女王讓全班「全倒」的,
是黑澤明N年前的作品,「夢」。

 

其實我覺得很好看,
雖然步調很慢,但是拍的色調跟議題都很有趣,
一個又一個的異想、畸想世界。
(但我得承認中間我也有點昏昏欲睡,啊片名就叫「夢」咩!)

 

裡面幾個「夢」我都很喜歡,印象也很深刻,
比方說最後一個夢,是和死亡有關。
場景是鮮亮的春景,河水潺潺,閃閃發光,
有一長隊敲鑼打鼓,歡欣鼓舞的像迎親。

 

主角一問,
卻是某位老婆婆(或老公公?忘了)的出殯。

 

 

 

主角覺得不可思議,
一個人的死亡,怎能弄得像慶祝會一樣?

 

被他問話的老公公的回答已經有點不記得了,
但意思是說,
活夠了,可以回去了,
這是天大的喜事,為什麼要傷心呢?

 

 

 

 

傷心的其實是在世的人。
到了另一個世界的,
也許她本身有病痛,死亡對她是莫大的解脫,
另一個世界可能輕盈、光亮、喜樂,
如果真的愛這個人,
或許,真的是該為她開心才是。

 

 

只是看不到了,但不是不存在。
所以如果我掛了,
我會拿著party上的酒杯跟各位一一敬酒~

 

 

 

 

我的遺囑就這麼簡單哪~
喔,我的東西如果誰想要也都可以拿去啦,
不過就很多書,因為我是個書呆子。

 

 

總之想一想後來我就睡著了= =。
早上起床頭爆痛,
拖著重得要死的身體(脂肪居多),
現實,仍然是這般殘酷而冷颼颼啊.........ice.gif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acerayu
  • 唉~乖啦,雖然看醫生她們好像很好賺,不過還是要跟妳說要去看醫生啦。會不會是講話太多,喉嚨有受傷而一直咳?
  • 可是我都沒什麼在講話捏,除了晚上去家教

    我開始相信我老板說的,我的肺一定有問題.......

    穗穗平安 於 2009/01/08 11:23 回覆

  • 不重要
  • ysl去藥局買brown mixture,每次10cc,"不要"配水喝(前後10分鐘都不可以喝水)~應該可以好很多^^(可以三餐飯後睡前,只有晚上就晚上喝也可)
  • 喔喔!真是太感謝了~正愁止咳藥已經吃完可是也沒特別有效哩......

    善心人士到底哪位透露一下咩?為善不欲人知?

    穗穗平安 於 2009/01/09 10:27 回覆

  • acerayu
  • 怎麼肺有問題,唱歌還這麼的宏亮好聽。乖啦,還是先看看醫生ㄅ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