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jpg

*************

你/妳對人生的需求跟願望是什麼?


前一陣子,我對這樣的問題幾乎是完全迷失了。
我似乎是什麼都有,工作、感情、朋友,
該有的聰明,健康的身體,爸媽健在,
可是我一直很煩躁。

 

家庭一直是有問題的。
其實事後想想,我的人生因為家庭的問題,
一直因而產生新的問題。包括我的感情。

 

我有感覺,卻一直不敢面對。
我想說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至少我有完整的家。

 

但其實為了維持那字面上、表面上的完整讓我透不過氣。

 

*************

糖糖的事情是對我而言的一個大轉變。
我省視了我周遭一切關係,包括和最親的家人,
發現很空虛,
對這個世界更沒有任何興趣,
我是真的想著,其實死了也無所謂,
當人很累,我不想當了,
反正我在這個世界也找不到什麼一定非得留在這裡的理由。

 

何況誰知道死後世界會不會是新的開始?

 

總之我思緒很亂。

 

就這樣的狀況下我遇到了sania。
她是一個年紀和我差不多的靈媒(應該吧?)
是ting介紹我的,
而且ting跟我說的時候很賊的都沒先跟我講那是她的朋友,
但真的還好她沒有說哪。
真是聰明的ting。

 

(所以當sania說她是ting的朋友時我整個是--surprise!
像那種電視上的「大驚奇」節目,
先耍人攝影機再出現的那種感覺)

 

在預約到要去之前,我一直都猶豫不定。
我並不迷信啊。可是這樣是不是一種迷信。
很多電視不都這樣演,很多社會新聞不都這樣報。

 

(可是我要說,
現在的電視媒體跟社會新聞報導絕對是造成社會動亂不能卸責的根源之一。)

 

就連在捷運上我都還是猶豫的。
在想著,放鴿子會不會很不好?
可是心裡就想既然都決定了,
何況放人鴿子是我不喜歡作的事情(真有重大理由不算)。

 

去之前我查找過相關資訊,其實也不多。
但大概知道整個過程會是怎樣的方式。
我對知曉我的人生課題很有興趣,也對我的生命藍圖很有興趣,
重點是,

 

我不想再讓我的人生這樣停滯,
我真的覺得死了算了。

 

以下所說經歷,所有人可以選擇相信或不相信,
個人自由,
但我絕對是誠實以述,
因為我不喜歡說謊,也沒必要,
我幫忙招攬顧客也沒有甜頭。

 

只是想分享,和記錄。

 

一開始我其實很緊張,天氣冷,
我其實臉都有點僵硬。
sania請我坐在她的對面,席地而坐,
我的後方是一個小床,
上面優雅的躺著sania的愛貓,妹妹,
光看到妹妹我的心就多了很多喜悅,
因為本人也是貓奴,
而且她懶洋洋的樣子跟糖糖真像XD

 

被養得很好的貓咪,主人絕對不是壞人。
所以我也是好人(發自己卡)。

 

sania請我閉上眼睛,放輕鬆,
告訴我過程中會是高靈透過她來跟我對話,這樣的方式進行。

 

我們先清理妳的能量,請妳放輕鬆,交給我們,
妳的能量有很多破洞,必須修補,
因為這些破洞,讓妳吸附了很多負面的能量。

 

妳的心輪到喉輪的能量比較濃稠,現在會幫妳作清理,
妳似乎有很多的心事。
請妳放輕鬆,一切交給我們。

 

當說到我有很多心事時,
心和鼻頭不由自主一陣酸。
我想著好,我要放輕鬆,
隱約中,有種無形的力量,從我的胸口開始,肩膀,
推著我向後,
我確定那不是我的意識,我甚至腦子裡有點抗拒著「這是怎麼回事?」
然後,我就被推靠到背後的小床。

 

請妳繼續放輕鬆,
現在妳什麼問題想分享的都可以說出來,
說出來,讓我們療癒,
不管是妳的父母,或其他任何心事,
不要害怕,將他們說出來,讓我們來作協調。

 

我整個心裡非常神奇,shock,
我甚至還沒有提到任何一個字關於我今天來所為何事,
但我的確因為我的爸媽我的家庭,很痛苦。
所以我開始一直流淚,一直哭,
sania拿了衛生紙,一邊說,
就讓它哭出來,哭泣是好事。

 

我的爸媽我的家庭就是很典型的那種,台灣家庭。
最顯而易見的困難是經濟的壓力。
我從小就背負這樣的壓力,
從小就聽我媽嘴巴一直念「沒有錢」長大。
我總是很煩躁,提到錢更煩躁,完全無法控制的地步。
我告訴高靈我感到痛苦的地方。
我知道我很愛我的父母,可是我壓力好大,很迷惑。
從小聽話只是想讓他們開心,
但我發現他們從來沒有因為我真正開心過。

 

我那麼聽話,我只不過想養一隻貓。
我對他們從來沒有任何要求。
我不敢要求他們買漂亮的新衣服給我,
有時能力真的不及又很想要,
我總是很尷尬,也在事後還他們錢。
我從不要求他們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因為一開始他們拒絕,
最後變成我也懶得告知。
因為嘴巴一直念沒錢所以大學我開始自己賺學費,
和他們對半出。

 

有時我煩得想對他們大吼,卻作不到。


我只是想養一隻貓。

 

我媽對我爸生氣的抱怨說,
養了三十年,媽媽不如一隻貓。

 

這樣說,對嗎?
我為他們作的到底是為什麼?

 

高靈現在為妳去和妳父母的靈魂溝通,
請先等待。
妳的父母只是想維持他們心中「家」的完整性,
把小孩抓很緊,沒想到讓你們窒息了。

 

中間有趣的是sania問我說,我爸媽講台語嗎?
我說沒有我是客家人。
她說,喔~難怪我聽不太懂XD

 

妳的父母有他們的壓力,他們的課題,
妳想要幫助他們,但妳要先照顧好自己。
妳自己都照顧不好自己,妳只是陷在一個漩渦,
事情不會解決,也讓妳受到更多傷害。
妳現在甚至完全已經不去拒絕那些負面能量,
妳是攤在那邊,好像告訴他們說,「來吧」,
但妳自己卻是一直壓抑。
妳是家裡的支柱沒錯,
所以妳的家人,更是把負面能量往妳身上丟。

 

但妳連自己都顧不好,妳怎麼有辦法顧及別人。

 

sania突然說,幫妳看生命課題。

 

我的這一世人生課題是我的家庭,和經濟,
我必須學會怎麼把自己照顧好,而且要學著,
從更高層次看待事情。

 

妳要學會跳脫,當面對問題,身陷其中,
要學會跳出來看,
妳才會知道真正的道路,
生命在開始時已經有了它的藍圖,
人生是照著藍圖走,但中間細節還是自己在創造。
如果一直陷在其中看不清楚,
就會走很多冤枉路。雖然最後還是會走到終點。

 

每個人生命有各自不同的課題,
如果這一世沒修過,下一世就要繼續再修,
有些人可能人生一整世都不清楚,
但在臨走前頓悟,
就可以走往下一個課題繼續修。

 

我說我其實已經不知道我這個人生要作什麼,
我沒有特別的目標,
我有份不錯的工作也有還可以的薪水,
我的感情有依靠,我的身體正常,
可是所以呢?
人生就這樣嗎?
我不想賺什麼大錢,就因為我很知道錢的壓力,
我覺得那些想賺大錢的人生活得真辛苦。
夠用,買得起自己喜歡的好東西就好了不是嗎。

 

sania說,幫我看生命藍圖好不好?

 

我是一個覺察者。
我來是為了幫助別人,察覺別人的需要,
幫助他們感到困難的地方,並分享,
我會在四十六歲時發揮影響力,
透過創作書寫的方式,
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妳的父母抓很緊,我們還在繼續溝通中。
不用擔心,我們會幫助妳協調,解決問題,
我們知道這裡有很多像妳這樣需要幫助的人,
我們也不諱言告訴妳我們也同樣在挑選,
選擇一些可以發揮影響的人,
但時間不多,我們很急,
2012年之前,我們希望能幫助人類完成轉化,
能有能力迎接地球的轉變。
快要來不及,所以一切都必須加快。

 

這時sania說,這個世界正在轉變,
而且是用一種非常不尋常快速的速度,
外顯的就是金融風暴,
很多人對生活失去信心,
我的這個關卡,也被往前推,其實在生命藍圖中不是在這時發生,
就像她也不是在這時候該通靈的,應該是更後面點,
這個關卡是我的轉變,以後回頭看會明白。

 

我的爸爸的靈魂說,他沒有想要綁住我,
他們最大的心願只是我能找個好歸宿嫁了。
(我真的嚇一大跳,
因為我爸非常常跟我講這句話,
我並沒有說給sania知道)

 

我的靈魂要說什麼呢?
sania說,我的靈魂非常憤怒。

 

什麼叫做找個好歸宿嫁了,
我有好多想作的事情,
你們卻一直用你們自己以為的方式限制我,限制我這個肉身,
到現在我已經找不到我的路,沒有方向,
甚至我擔心就算有一天你們放手了(sania指著我)她很可能也不會走了。

 

我們和妳的父母溝通過了,
妳的爸爸願意先鬆開手,不過妳的媽媽...還要再協調。

 

就在我跟sania閒聊時,
高靈再傳話。

 

妳的媽媽抓得比較緊,
因為她的重心就是她認為的這個家,
她就像是把妳上了鎖,我們需要點時間去打開她。

 

媽媽終於願意鬆手,不過有個前提(讓我傻掉的前提),

 

 

我不可以變壞(噗)。

 

 

我們溝通過後,回去改變可能不會很明顯,
但妳會發現妳不再那麼在意他們的語言,
因為我們已經幫妳的能量修補過了,
妳的爸媽也會改變一些,不會再對妳挑東挑西,頂多念一下,
我們希望妳能考慮搬出去住,
妳一定要知道,妳一直在重複修的課題,就是如何跳脫,
學著從更高的層次看待事情,
妳不照顧好自己,也不可能照顧得好妳的父母和家人,
妳不需要對他們歉疚,
他們的人生課題必須他們自己去面對,
過程或許痛苦,但是一定得去經歷,
現在就是時候,
讓他們學習,不要剝奪他們學習的權利,
妳是個有很好的靈性特質的人,
妳缺乏的是信心和勇氣。

 

 

於是我真正下定決心,要搬出去住。
不知為什麼,下定決心後,覺得很輕鬆,很開心。

 

 

 

(續)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