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advisor終於meeting,修了introduction的部分,開始繼續往前推進。


昰的我指的昰我的論文,終於終於,要在下個月告一個段落,終於終於和三位老師橋定了時間。


這件事情套句我老闆的話,就像big elephant on my shoulder (我們的大石到國外變大象),讓我所有事情都動彈不得。



就像一座橫亙面前的大山,擋住所有的可能去路。




我~要~畢~業~了~~~~~~~~~~~~~!!!!!



其實這個畢業早該完成,只是我接了工作。經歷這樣的過程,如果有人要我的意見,我會說



就算會被打死也絕對不要一邊工作一邊寫論文!


並不是會很疲倦,而是心理壓力之龐大。在工作上戰戰兢兢,論文寫作也要小心謹慎,每天都繃緊了神經。





雖然我的外在看起來是老神在在的樣子,事實上,誰要是問我論文我都會有想暴走的衝動 (包含我爹娘)。




老師問我,工作如何?喜歡嗎?我毫不猶豫告訴他yes I like it。也許那是我堅持這樣蠟燭兩頭燒的原因。




工作上的挑戰來自於各式各樣的學習,身處在英文為主要語言的工作環境中雖然讓我每天都必須保持十足的精神,但仍然是開心的。人家說英文要出國念才會好,我卻何其有幸不用出國就可以天天跟native speaker練英文。

我甚至跟我老闆用英文debate過我對民進黨政府的觀感XDDDDDDDDDDDDDDDDDDDD



(話說等老闆會講中文後也應該跟老闆來個中文辯論)



我的幸運更在我遇到一個很好很好的老闆。



我的老闆沒有架子。雖然是demanding但只挑重要的事情。她更不喜歡虧欠員工,而且她接受員工所有誠實的意見。也許外國人當上司都是如此,不過小心眼的在這裡也不是沒有聽聞過。

真正讓我認為她是一位好老闆是源於,她是真心關心員工前途的。



有一天她突然這麼問我。她說我有沒有想過為台灣政府做事,從事外交工作。她說如果可以我應該試試,雖然那樣也許會讓她失去一個員工,但她覺得我不應該侷限,我的能力可以做更多事情。




有時我會這樣想。有人問我說,我有沒有甚麼夢想?其實說老實話,沒有。並不是對未來沒有任何冀望,而是想著未來,我更常想著在現在我可以做甚麼事,到哪裡會是我的極限。




到了極限,我的面前自然會出現一條路,是轉彎,或繼續。




與其問我的夢想,問我喜歡做的事情是更實際的問題。




我喜歡學習,我喜歡不斷進步。




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總以為自己是比較喜歡安穩的 (因為我真的真的昰個很懶惰的人)。到了現在這樣的年紀,有身旁安穩的範例,說不想穩定下來是騙人的。看著可愛的小朋友,也會想著自己如果有了小孩會是甚麼樣子。應該男的帥女的美XDDDD (就算醜也是說帥跟美啦)


怕生,怕改變。

但想嘗試自己極限的想法卻不曾停止。極限不是指要做甚麼很誇張的大事,但只是很想知道自己可以操控自己過怎樣的人生。





但,女人之所以身為女人,是不是事業愛情家庭兼顧是mission impossible?




老闆的問題,卻讓我疑惑起來了。



可是老闆說的話卻讓我一直想,她說聖經上說,綁住自己的人只有自己。上帝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但自己可以決定要不要走。走,與不走,也仍然是上帝的安排。



但終究在體會的人是自己,不是上帝。




Anyway,論文結束後我已經想好要幹嘛了。




總之我就是個閒不下來的勞碌鬼啦。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