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不覺得自己會是個工作狂。基本上我應該不能算是個工作狂,因為我是個沒事一定會準時下班,有休假就不做公事不接電話(除了老闆跟司機)用力給他玩的人。而且我喜歡跳舞運動,如果不能跳舞,我會死~~憂鬱而死~~



但我不能不工作。


不工作我就身體發癢四肢痠痛渾身筋骨不對勁(屁啦),總之是不能過閒日子太久的人。所以我想這輩子我當不成甚麼貴婦,頂多是[跪婦],會跪在地上嘛地板的婦人之類。


但我想我應該是個挺欠打的員工。經歷幾個工作下來,只得出一個結論:人一定要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喜歡的工作,要我怎麼奉獻都沒關係,不喜歡的工作,連盡本分我都心裡覺得煩悶。做過兩個編輯工作,一個在客委會編字典,一個在英語童書公司做進口童書出版。



老實說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實在是很無聊的工作...................................


並不是坐不住,我想必要的時候我也可以有高度專注力這麼一回事。但我受不了[千篇一律],比方在客委會編字典時,就是把一些客語詞彙從已經建立好的解釋辭庫中挑選適當的解釋編列進去。沒有甚麼進度壓力,因為上面拖,自然我這小咖也只能拖。每天上班就是開一樣的軟體,建立類似的詞條,我每天都在等吃飯然後下班。於是我想我不喜歡這工作,可以餬口,很輕鬆,但我想我真的很賤,因為我不喜歡。


做了英語童書進口出版編輯,剛開始是還挺有興趣的。一方面是,英語是我一輩子都想持續學習的語言,一方面是編輯排版的工作對我這種有版面潔癖的人而言,還挺適合的。

可惜作了之後還是不喜歡。人事是一回事,制度的機車就甭提了。就工作的本質而言,我想我不是個適合教育幼童的人,我受不了一天到晚在看教ABC的書,也沒有天分設計甚麼連連看、填填看的趣味遊戲。我還是個畫圖白癡,要我畫圖不如叫三歲小孩畫搞不好都比我畫得美哩。於是我又知道了,我不適合。雖然這工作也是一種挑戰,但不是我想接手的挑戰。我真的很賤,挑戰還要挑過。




現在在這裡工作,我的同事就是一名司機,跟我的老闆。掛秘書的職銜其實是甚麼雜事都要做,老闆一叫不可不到。每天都要用破英文溝通,慶幸的是,破歸破,我的英文終於從學校走出來有進入生活的跡象,不禁感嘆,台灣的英文教育何止失敗,是失敗中的失敗。光看那些指考和學測題目,有的選項英文可能老舊艱澀到,給我老闆選她還不一定會咧。我就像個重頭學英文的學生一樣,有些生活用字不知道英文真的昰自己都覺得誇張,但我就是不知道啊。比方說棉被,以前都教COVER,事實上COVER只是薄被,講這個字我老闆根本不會想到我們在蓋的被子。外國人講DUVET,你可知道在大名鼎鼎的yahoo字典上翻譯叫啥?

http://tw.dictionary.yahoo.com/search?ei=UTF-8&p=duvet

[法]鴨絨墊子。去你的鴨絨墊子!duvet就是棉被啦!!!



太多台灣中文字典自以為是的解釋了。我不懂這些字典在被編寫的時候,難道沒有人先找本英英字典確定意思嗎?隨便亂翻,錢會不會太好賺。也許字義的原意與之後應用不盡相同,但一本字典要不要盡到求證求實的責任咧?總之這樣的情況從我工作以來已經罵沒有停過了,中文字典解釋害我在老闆面前丟過多少臉也是可以想見的。至少就是,錯誤中學習成長嘛。




扯太遠,但現在的工作可以讓我不間斷學習是其中之一。我還需要翻譯各政府機關發函來的公文,我真是不懂我們的政府機關腦袋在想甚麼,如果是發函外國機構,發英文版不是個基本嗎?發中文是有哪一國大使會看得懂啊。算了往好處想,多了工作就是多了學習機會,我現在還會寫英文公文咧。雖然常被老闆修來改去。猶記得寫了一份公文草稿給老闆過目,老闆把我叫去之後先說,this is good,然後把我寫的兩大段槓掉,基本上我也只寫了introduction跟兩段內文而已,被槓掉的就是那兩段內文。老闆,您真是好人。



除了英文之外,太多的雜事訓練了我的記憶力,還有做事的效率。甚麼先做甚麼後做甚麼可以不用做等有人催了再做,事情怎麼做才可以簡便,老闆龜毛不好應付但其實也好應付,只要在她說出口之前先拿出成果,就算成果爛爛的差強人意老闆也一樣覺得你是個認真的員工。



當然還是要認真做啦,不能為了要有個成果就亂做,摸魚有道,這就是工作的樂趣。



我的老闆雖然要求多,要求多的好處是學得多,但要求多的她願意接納我破得要死的英文又沒有經驗做事常忘東忘西的菜鳥一枚,我已經覺得萬幸。壓力大歸大不過壓力也是成就感的來源哪。語言的壓力、工作效率的壓力、各種雜事的壓力,至少好像是有在進步一點又一點,雖然我的英文破連帶著中文也開始跟著破,腦袋中文跟英文打架的結果就是有時講話分不清講英文還中文................................orz


於是我發現我喜歡被挑戰。不會的越想去搞懂,越有時間和能力壓力的我做起來越爽。這不是賤是甚麼?越懷疑自己能力做不做得到的,越應該要去做做看,對於我而言,那就是存在的價值啊。當然每個人興趣、脾性都不同,但我想我大概是個,喜歡享受人生,但又不喜歡過安逸日子的怪人。




小學時候,老師要選班上幾個直笛吹得好的同學參加表演,那時我喜歡的一個男生有被選上,而我沒有,更糟糕的是,另一個也喜歡這男生的女生,也就是我的情敵(!)也有選上。自那時起我每天晚上吃完飯就關在房間練直笛,練多久已經不記得了,總之短短一個禮拜後,老師指名要我也要參加。



我想我是個,如果碰到喜歡的工作,我就會變成個被奴役也無所謂的工作狂吧,哈。雖然會吃飯睡覺,但滿腦子就是工作工作工作工作......................................



我是個喜歡享受人生的工作狂。我願意為工作奉獻時間,但我不願意為工作奉獻我的人生。工作只是讓我的生活更美好多采多姿,證明我活在這世界上的其中一項而已。就跟我一定得跳舞運動,有空一定得出門晃晃,有錢有閒一定想去旅行吃好東西,甚至理財讓錢滾錢也可以算我嗜好之一,錢不是萬能,但沒錢是萬萬不能嘛。




反正可以成為一個,因為喜歡工作而工作的工作狂,是挺幸福的一件事情吧。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