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自由副刊,詩人羅智成的作品,〈藍色時期〉,很喜歡。所以複印在這裡,做個閱讀的紀念。




藍色時期       羅智成 (民國96年12月5日,自由副刊E5)

--那些難以啟齒的感傷
   沒有堂皇的喟歎可以置換;
   我仍在熱戀
   自覺幼稚
   卻即將老去







(http://pic.stardusts.net/pic20060420.php#20060424)

I
那麼難以啟齒的喟歎
我卻必須虛擲一千行詩
來將其隱藏

II
在時光的加速度裡
一切反省與成長都跟不上
一切收穫與結果
都太遲太慢

有時
我們相戀許久
卻來不及相遇

III
有時
我們終於相遇
在神秘船骸擱淺的
草原中央

那時
部族的百年祭典剛結束
潮濕的鳥語和彩虹還在

但是注定的事
沒有發生

像部族最終消失一樣
所有注定的事
都沒有發生

IV
那不就是
星球存在的方式嗎?
幾乎
「什麼都沒發生」?

文明與愛情
時間與空間
人的量尺和
星球的量尺
之間的差距
有時大於
「發生」和
「沒有發生」

V
在時光的出海口
所有記憶都被風化
只有遺憾
像感覺的化石
裸露在乾涸的河床

VI
觸撫角獸的頭骨
閱讀殘損的詩行
可以窺見當時的
原野與年輕的
夢境嗎

所有遺憾
原本都有
甜美的來歷

VII
在時光的加速度裡
現實的終點或真相
乃永恆的荒涼

我們一度
以荒涼布置
勇敢的視野與
未知的前程


沒有比視野
更遮蔽視野了

VIII
在時光的加速度裡
年輕的夢境
緊守衰敗的軀體
我側臥在妳身邊
呼吸
那帶著女子髮香的
氧氣   驚惶流竄於
一座塵封的廟宇

IX
我側臥在妳身邊
睡眠輕輕地
把呼吸帶走

野花
------是石南花嗎。
迅速蔓延
它的根莖所觸之地
盡成廢墟

X
我們在睡夢中
被埋葬   分解
成為那片地表
的光合作用中
最艱澀的部分

那悲歡交織的記憶
或將
複製在別人的記憶裡

XI
我曾深情款款地
等待永恆的結局
像死者最終
領到他的碑銘

我曾以為
我們或將埋骨於
一大片悲涼可掬的記憶裡
詠歎著經典般
虛虛實實的
情感遭遇

其實不然
記憶穿過時間
像隕石穿越大氣
在愈來愈密的忘記裡
摩擦   燒灼    消耗
且消失了
悲涼的動力

XII
什麼是不變的呢?

在一顆迅速燒毀的流星上
我們許願   相戀
儲藏   緬懷   參加慶典
一切是如此輝煌
而匆促

這一切都在
它的光芒傳到地球之前
完成

XIII
什麼是不變的呢?

或者   至少
比我們的依戀再慢點離去?
當時的樂音已經衰老   不堪重唱
當時的深情也無從考據
比文學想像無稽
連記憶著當時的
此刻的我
都已世故   落拓
至不可辨識

再強的激流也握不住
溪邊的枝椏吧
親愛的ㄌ
美好的過去已預先
割傷了我未來的記憶

XIV
什麼是不變的呢?
一切記憶與書寫
不過是刻舟求劍:
我們把事件的記憶
深鏤船舷
流動的河水卻在原處
改變了事件

我曾經愛過她
或那樣地懊喪過嗎?
被書寫的我和
書寫現場的我
在這首詩的
行進當中
便迅速累積
無數個念頭的
距離

XV
讓我們及早退出那些
華麗的爭執與惆悵吧
至少
讓我們的心
比生命早一步
抵達

讓雨後
輕快的沈重與
難以啟齒的感傷
把真相還原吧
把幸福藏入口袋
當它是一個
小小的意外

XVI
在大雷雨前
讓我們先溫習
草原上的冰雹

讓我們擁吻
及時相遇於
神秘的船骸

當草原上的
洪水再度
淹過腳踝

船骸將再度啟航
回到
記憶被遺忘的所在

XVII
親愛的ㄌ
這凌亂的獨白
像無謂的獻祭
當她還傾聽我時
我來不及寫得更好

最美好的時光
已隨她披衣起身   悄然離去
沒有一行詩攔得下
那幽香的氣息

XVIII
一枝接一枝的火花燦爛噴灑
迅速就接近尾聲

等一下   我著急地說
我還沒看清楚   想清楚
愛清楚
而且不知道
祂是否看過我的表現

她抬頭看我
在火光熄滅的一瞬

我眝立在黑暗裡
體會著
年輕、希望與愛情
因為來不及熄滅
盲目發熱、灼痛

她那時正抬頭看我
我必須極力創作
尋回那一瞬的訊息

XIX
在時光的加速度裡
我們應該已
第一百次離去

文明的後起者
早守候多時
以更強烈的誓言
與實踐

我不確定
我們風化的記憶
還有什麼
比「沒有發生」
多一點點東西

我曾一意孤行、
全心投入的
「藍色時期」啊......

XX
但是她並不放棄
隔著髮絲與淚水吻我

好像屬於我們的文明明晨就消失

又好像我們總是為
尚未降臨的幸福與憂傷
忘情地幸福與憂傷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