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被我無聊到換掉了,哈哈。


窩在電腦前最愛玩的就是把一些東西東改西改,這兩天很無聊的把腦筋動到游標上。我怎麼看那個呆板的箭頭就是不順眼。


改東西不難,難的是找到心裡想要的圖。


每次找東西呢,我就深深感受到自己心中的完美主義。找一樣東西之前,我會在心中勾勒出一個我想要的樣子,然後為了那個樣子,我開始發揮我不可思議的執著耐力。長的話撐好幾天都是有可能的,總之那個尋找的想法會在我的腦裡盤旋不去。


逛街買東西如此。所以空手而回或者最後買了自己本來沒有想要買的東西是挺常發生的事情,囧,這是指,如果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東西是什麼樣子的時候。


因為通常那樣作的時候,就代表自己為自己設了限。非「那個」我不要。





雖然我平常看來隨和到隨便的地步,大家決定我怎樣都好的地步,總歸就是自己懶得作決定的地步。但如果我的心中勾勒出一個很清楚的理想的形狀時,我幾乎是不會放棄,眼裡也只會剩那個理想形狀。


所以我曾經在實習時為了作一個十分鐘不到的flash動畫花了兩個禮拜不說,光找配樂我就花掉整整沒什麼睡的兩天,只是配樂而已。



當然出來的效果很完美,全班都笑翻了。




可是我的人生好像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在「完美」這件事情上。為了完美,我可能一事無成。尤其在現今這個,每個人走路都快得像被鬼追的時代裡,我在那邊慢工出細活人家東西已經出不知道到第幾代的情況下,我搞屁啊。


很奇妙的現象。因為大家要快、要嘗新,結果出來一堆大同小異,連設計都大同小異的複製品,最不可思議的是大家都還買得很開心,覺得自己買到最新的東西了,跟上時代的潮流了,拿出去大家的驚呼聲「哇賽好棒喔!」就可以滿足一切虛榮心。

雖然我也有這種虛榮心XDDDDDDDDDDDDDDDD


可是請問那一代又一代的「創新」,到底有多不一樣?




很多事情珍貴或許不是珍貴在它新不新,而是珍貴在你對它作了選擇,然後認真在上面投注的時間與心力。是那些時間和心力讓這樣東西獨一無二。





一個人願意傾注全心努力是一件多麼值得稱讚喝采的事情,你知道嗎?如果投注在某件事或某件物上,大師的生成指日可待。



可是投注在人身上,只有一個字,



蠢。





可是其實那些大師們,那一個不經歷過被認為愚昧的階段?因為過人的專注力本就不是凡人所能擁有,而人類最大的缺點就是見不得人好,看見別人有自己所沒有的,就喜歡群聚一起訕笑指責,因為他們作不到。


就像電影「當幸福來敲門」裡面,爸爸對小孩說的,如果你想作就去作,不要管任何人對你的批評,就連我的批評也不要聽。因為這世界上的人都喜歡阻止別人超越自己,他們不喜歡看別人實現自己沒本事實現的事情。(大意大概是這樣說)




或許投注在任何事物上都終歸有收穫的一天,就像當年的煉金術雖然失敗,卻開啟了人類整體的化學進展。這不算一種偉大貢獻嗎?


天才與笨蛋往往一線之隔,不是嗎?






但投注在人身上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投注在人身上注定是蠢得不能翻身。沒有那條線,笨蛋就是笨蛋。

蠢的原因是因為,人類定力不足又善變,說變就變而且理直氣壯,東坡的不變應萬變,套於人事,其實有時是種可悲又無力的自我安慰。專注在人身上的不確定因素太多,甚至常換來不值得的下場,還不蠢嗎?沒有成果就是沒有成果,絕對一無所有,比那些偉大的發明更加現實。



所以大家都學會了,對什麼事情都可以執著,對人絕對不要。誰想當笨蛋?




II.
執著是一種走火入魔,放手是一種智慧。如果智慧是這樣兩句話就能道盡,這世界的真理未免也太過簡單了。二分法永遠是簡單的腦袋最喜歡用的解決方式。



每次我看著菩薩低眉斂目,有時我會想,為什麼菩薩不看著我們呢?因為祂總是高臨於人世,看著我們的喜怒哀樂,萬千煩惱,祂不能平視我們因為一來我們地位懸殊二來,這樣微閉的眼神是不是偶爾也會慨嘆?


不。我想菩薩是不會慨嘆的。我不是說神的無情而是,如果神和人不同,我們的情緒也不可能在同一階層,用人想神是把神看輕了。



那些真理都是人在編的,那些佈道都是那些自以為是的人解釋。語言是人類發明最無用的工具,卻又包裹著力量強大的外衣。騙子騙子都是騙子。



我不信語言。不信科學。不信宗教。


語言的虛無特質講到不想講了可以自己看lacan。

不信科學因為沒什麼好信的啊,以前有位補習班老師說得好,科學只是把我們能理解的東西用我們能理解的方式印證,不代表世界上就沒有超出我們理解範圍的事情。科學是了不起的,可是不到信仰的地步。

不信宗教不是反叛,勸人為善當然好。但我想我不太需要受那樣的薰陶,就像我不太能瞭解誦經為什麼就可以消除業障之類,請問那個經文哪位大師可以跟我解釋是什麼意思?再次印證人類的無用,通過虛無的語言還是完全不瞭解的語言就能催眠自己已經靠近了神。


因為人很難專注,只有透過語言而且最好是完全不瞭解的語言才能專注。可是更多時候我倒是好奇,有多少人在誦經時真正專注過?可以專注到像周杰倫在最後彈鋼琴時那樣房子都要被拆了還不為所動?


騙人的。可笑可笑,我又想到1408裡面聖經翻開一片空白的那一幕,有夠大的諷刺。


不不不我不是大膽,更非自大,我是人。人類還是需要那些經典,絕對必要,因為那是我們之所以為人不能為神的證明。



III.
那這世界可以信的是什麼?我信神跟我自己。



所有的事情我都要自己咀嚼過。我喜歡聽各式各樣的說法意見,但一定要經過自己的解讀。這是可以訓練的,等到你發現電視那些政論節目口沫橫飛都是在放屁的時候,這訓練就差不多開始有點效果了。

信神不是迷信。上帝已死是一派言詞誇大的言論,要破除的是迷信不是信仰,這是不一樣的兩回事。以前遇到個網友愛去廟求籤,又說等著印證,自然到時就知道有沒有神,有神他就會信,如果不準他自然要破除這種迷信。

我都不好意思回他,靠北你也太臭屁了吧,如果神會理你要求你信祂祂還叫神嗎?你理過螞蟻對你講話對你生氣嗎?


但因為他那麼妄自尊大,我是不可能跟他講這種外星語言的,他聽不懂。


這世界上有太多這種人,喜歡把所有空間都用自己的腦袋去想去看,把任何事情都拉成跟自己一樣的水平。那叫自以為是,那不是我說的相信自己。


相信自己是代表一種自己支持自己的力量。當決定了什麼,想清楚了,就那樣作下去或者不再作下去。相信自己才能控制自己,凌駕於欲望之上然後管理並善用欲望帶來的力量。



所有相信自己的人都會尊重另一個相信自己的人。應該說尊重另一個人,不管今天這個人思想為何。所以相信自己的人不會散發一種自以為是的氣息,反而是一種曖曖內含光的氣勢。就像我老闆一樣。

(但老闆說我這樣吹捧他一點屁用也沒還不快滾去寫論文在這邊大放厥詞個什麼鬼)


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那樣的人。


可是我常常在看著菩薩的慈眉善目時就無法克制鼻酸的衝動,然後發呆,我終究知道我修行不足,仍是一個人,普普通通沒有什麼用處的人。



IV
阿甘正傳裡面我一直記得有一天,他決定去跑步,一直跑,慢慢的後面開始跟著一群人,開始上電視被訪問,沒有人覺得他怪,甚至有人開始奉他為神。他跑一跑有一天決定不跑了,那時他長髮凌亂,鬍鬚滿臉,跟聖經圖上的耶穌倒有幾分神似。那時大家看電影時笑得好大聲,現在長大回想起來,我覺得人類真的是最可悲可鄙的動物,這麼需要信仰卻又不敢信仰,最後迷失,終日渾噩。


(當然最好的狀況是根本不知道信仰是什麼,每天吃喝拉撒睡可以過完一生就好了,多開心哪。)


當看到一個人在追、在跑的時候,大家都會好奇在追什麼?因為每個人也都在追,可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追什麼。所以當看見有人這麼堅定在追的時候,大家就開始以為真理出現,追尋有意義了。


誰知道他們跟著的是個智能不足的阿呆啊。


但不管是智能不足還是智者,有時需要的只是這樣莫名其妙偶爾撥開迷霧讓陽光乍現。我在找、在追尋、在執著,有一天我終究會知道那是什麼。就算不知道也無所謂至少我追過了。努力跟結果本來就不是一體兩面,如果陷入這樣的窠臼才是貨真價實的愚蠢。




值不值得?這在要努力前就該釐清了。而且要自己釐清,不要想靠別人。何況,值不值得也是人給自己設的侷限,人之所以為人的自私,你想每次一堆人去求菩薩可不可以幫忙什麼事情的時候,菩薩有回過說我為什麼要幫你們這群螞蟻嗎?




所以我的完美主義應該還是會持續下去,我的執著應該也還是會持續下去,也許有天我就開始執著於不執著,反正人那麼善變,天上雲的變換速度都沒人快,我擔心什麼。


我累了我就什麼都不管了,媽的。



該死我怎麼會扯那麼多鬼話。換個游標我都可以扯這麼多,電視上那個ya教授,等我有心了我就去把你幹掉。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llan
  • 恩恩<br />
    <br />
    人有時要很執著<br />
    但有時真的不要執著<br />
    否則累的只是自己<br />
    <br />
    相信以後妳一定可以體會的到
  • glorysui
  • 如果會覺得累就不要執著啊<br />
    要執著就不要喊累囉<br />
    <br />
    不甘不願的執著是最不必要的行為<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