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ared again.

情緒上的不穩定,很難入睡。不斷失控,從黑白雙孔衝出,沖出,衝出,沖出。


於是寫不下去。表演簾幕強勢的落下,還有什麼沒說?




可是我根本沒有嘴。




所以。結束變為一顆皮繃緊得近乎透明的氣球。



他划著船過來,要戳氣球了。在我該有嘴而沒有嘴的位子。



我恨你。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lan
  • 加油<br />
    哭一哭 再往前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