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朋友出去時,和朋友談到最近各方面奇特倒楣的經歷,我自己最後的結論是,

「還好啦,至少身體沒怎樣,啊~該不會這樣說就會怎樣了吧」我還嘻嘻哈哈的一語帶過。

結果什麼是烏鴉嘴完全應驗。當天晚上我就出事。

以為掛急診是什麼大事情嗎?不,只是因為事情是半夜發生,沒有診所有開門!

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快睡著的時候,突然覺得有東西掉到我耳朵,我就伸手一撥,摸摸耳朵,沒有感覺,我就不管它。心裡剎那間是想,應該不會有東西爬進我耳朵吧?然後回想起國中時期我也曾經有這樣的經驗,安慰自己應該沒這麼倒楣。

..............................我錯了。

因為一直覺得耳朵怪怪,我就壓了壓我的耳朵。結果,奇痛無比!用棉花棒一挖,棉花棒上都是血跡。

該死!真的有蟲爬進我耳朵,而且還咬我!

我還一直懷疑著。因為我還聽得見,但沒有聽到有東西在裡面爬行窸窸窣窣的聲音。我只好把媽媽叫醒,請她幫我看。可是,沒有工具,對著燈光,怎麼看得到東西~於是開始嘗試抹油進耳道,希望牠可以自己爬出來。可是一點效用都沒有。我又怕越挖牠鑽越深,只好放棄。媽媽說,妳就只好側睡,明天早上再去診所吧。

好吧。

問題是,該死的蟲開始咬我!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形容,很痛!我一直跳腳,又無能為力不能阻止,心裡更擔心著這樣牠會不會一直爬,到時爬太裡面怎麼辦?我耳朵會不會聾掉啊.............................................

只好掛急診了。

掛急診的經歷真不想講。一整個慢。如果真的是什麼大事情,病人早被你們這些慢吞吞搞死了吧!反正到了值班的耳鼻喉科醫生那裡,她水一噴,事情就解決了。

一隻該千刀萬剮的小蟑螂。真是噁心,現在想來我還是渾身發麻不對勁。

醫生本身似乎也是聽力障礙的人。我對此點沒有意見,不過我有點懷疑她是實習醫生沒經驗。當時她噴完水,我說我耳朵還是聽起來濛濛的不清楚。她說因為裡面有水,然後拿個機器幫我把耳朵裡的水吸出來。可是!一點用都沒有。

我說,真的還是濛濛的。醫生說,可是我應該已經把裡面的水都弄出來了。我說,可是兩隻耳朵聽起來感覺很不一樣,感覺很怪,她說那我看一下另外一隻耳朵。

所以我頭就側另一邊,然後,水就流出來,我耳朵就聽得清楚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醫生回頭用電腦寫病歷。我瞄了一眼,想跟醫生說,biting只要一個t就好了,是bite而bit是bite的過去式.............

總之我今年遇到的醫生都很兩光,牙醫也是。不過總體來說病有醫好。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醫生開給我一條藥膏,因為我的外耳道有被蟲咬傷。為了這條迷你的藥膏還有噴那一些水,我花了五百二。

靠............說醫生都沒賺錢,最好是啦!



回家的路上,心裡想著,可不可以不要再這樣玩我了呢老天爺。不過算了,至少我還好手好腳,應該不會再出什麼事情了吧...............


呸呸呸,烏鴉嘴。真是靠北..........邊在雖的。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luba90544
  • 是爬蟲......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