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northwestcountyjournal.stltoday.com/content/articles/2007/06/22/entertainment/sj2tn20070622-0622flo_1408.ii1.jpg)

不知道每個人對恐怖片的期待是什麼。

要去看這部「1408」之前。我完全沒看過預告。坦白說,對於西洋的恐怖片,我一直都是冷感的。最近更糟糕的是,自從念了心理分析,專攻恐懼這一塊,不管看什麼恐怖片,西方的也好,東洋的也罷,我就像能夠未卜先知一樣,懂了慣用模式的源頭,整個很難被嚇,一邊看一邊腦袋只會一直分析這手法來自什麼理論,blablablab...

幸好朋友裡還是有容易被驚嚇而且反應激烈的那種,至少我會被他的反應嚇到。

聽說1408的評價並不是非常好。但以我個人觀感而言,我倒是非常欣賞1408裡應用的恐懼手法。甚至我認為,這並不只是一部恐怖片,而是一部探索心靈超越而獲得茁壯的絕佳示範。

首先說說1408到底是一間什麼樣的房間。Samuel Jackson在裡面飾演的飯店經理說,It's a God damn EVIL room. 的確它是一間充斥著惡意的房間。他的惡意來自於想整死房客的心態,而且它要你死並沒有什麼目的,它只是覺得讓你死挺好玩的。也可以說它是一間地獄。地獄讓人覺得糟糕的地方不在於那些恐怖的折磨與痛苦,而在那些恐怖與痛苦永無止盡,結束一輪,再來一輪,循環往復,這不是整人是什麼。當你以為萬歲我終於戰勝了這些邪惡的折磨與痛苦,它讓你再來一遍。

不瘋才怪。不怕才怪。

但你以為,它真的會害死你嗎?不會。1408號房說,you have your free will!它所有整人行為並沒有直接對房客造成任何致命傷害。它做的只是,折磨你,從身體,到心理,身體讓你痛苦,心理讓你感到龐大的壓力,卻逃也逃不掉,only when you kill yourself can you check out!

這招真是整得高明。我整你,可是我沒要你死呀,要死是你自己選的喔~1408號房在背後眨著眼一副天真貌,壞到骨子裡。

對我而言。所謂的不寒而慄並不是在於人身上的傷害。雖然那是必要的,castration永遠讓人心生恐懼,因為castration帶來的一種失去、失落感,人類鮮能忍受。但我以為的不寒而慄是,就算傷害他人仍舊一派氣定神閒,因為對此人而言,他與世間定義的邪惡與良善皆無關連。換句話說,此人根本不屬此世間。

殺人犯的恐怖不在他殘忍的手段,而在他殺人並不覺得那有什麼。電影、社會事件裡大家看過很多,就不贅述了。

Freud對於恐懼有個最基本的論述,叫做the uncanny。意思是,當你面對你熟悉的事物,出現了不熟悉,也就是出乎你意料之外的表現,你的心裡絕對無法控制氾濫出的一種詭異感。

所以有沒有看到?恐怖片裡最喜歡用的橋段--收音機、電視機自己會打開,水龍頭自己轉開而且流出來的都是血、門用鑰匙也打不開、沒有訊號的手機卻會響...太多太多了。

人類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自詡為萬物之靈,對自身的理智認知有超越一切的引以為豪感。也許在人類自己組成的小小社會裡,理智認知是挺有效用的,但所謂物極必反,太過倚重的結果就是,在面對無法解釋的情形時,很容易就陷入一種近乎瘋狂的混亂,就像電影裡男主角Enslin遇到一堆已經讓他無法用正常邏輯解釋並且是充滿惡意的現象後,他抓狂的拍打門板嚎叫著「你贏了!放我出去!」事實上,真正令人恐懼的並非那些惡意現象本身,而是超出理解後,人類發現自己的無知與渺小,太多事情無法掌握,那才是真正令人害怕的狀況。


再來說1408號房。1408號房是一間具現化的地獄。我說的具現化指的是,這間房間惡意的讀出房客的心思,具現出每個人內心最不想談論的部分。換句話說,如果要給地獄下個定義,痛苦與折磨反倒是其次,所謂的地獄是,


你完全無力反抗的必須面對你根本不想面對的人、事、物。




每個人都有不想面對的創傷。1408邪惡就邪惡在,它硬逼著你去看見、去面對。每個死在1408號房的人大概都是因為這樣,承受不了那種心靈被活生生剝開的痛苦,更糟的是,這種痛苦是迴返往復,一遍又一遍的出現,以心理分析的專有名詞來說,這叫做一種repetition,a repetition of the return of the repressed。逃也逃不掉的封閉空間更讓人易陷入一種孤立無援的絕望,於是,「結束自己」成了眾多痛苦中比較不痛苦的一個選項。

1408號房成了一種考驗。總歸來說,只有一種人不會死在裡面:完全沒有受過創傷的人。但基本上,這種人並不存在。就算是電影裡的飯店經理,他也承受不了1408散發出來的邪惡意志,送Enslin到電梯門口就說,你自己進去吧,「這已經是我除了每個月整理時間外最靠近它的一次。」

靠近1408號房並不一定會死,但卻沒有人的心靈強悍到可以克服那樣赤裸裸的面對自身最不想面對的陰影。

當然如果結局演的是連主角也掛了,那麼帶來的不是證明1408號房恐怖至極,而是推翻了一個亙古不變的信條:人可以相信自己心靈的力量。所以一開始我就預測主角不會死啦~之後我就開始預測,這個主角的創傷到底是什麼。果然很快就出現了。

罹癌早逝的心愛的女兒還有他已死的爸爸。

電影只著墨在女兒的親子關係部分,但裁去了和父親的那一段,稍嫌美中不足,因為梗都鋪到了Enslin曾寫過一本小說描述自己和爸爸之間的關係,也鋪到了在1408號房他爸爸的幻影也有出現,對白卻只有爸爸對他說一句「你以後會變成跟我一樣。」有點沒頭沒尾。或許這部分得回到原著才能釐清。不過描述他和女兒的關係,的確是賺人熱淚的。

Enslin因為女兒小小年紀就罹患癌症而憤世嫉俗。他不相信天堂,不相信上帝。這一點在電影裡1408號房就狠狠嘲笑他了。當他想拿起聖經好好閱讀嘗試看看或許能驅魔時,它讓那本聖經一片空白。「如果你壓根都不相信,聖經對你來說只是一本空白筆記本,哈哈。」上帝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但上帝存在在人的信仰裡。你願意相信,祂就存在,套句俗話說,「心誠則靈。」Enslin也不相信死後的靈魂,所以他身為一個愛探訪鬼的作家,卻一心想證明世界上根本沒有鬼的存在。這點1408號房就大有意見。它甚至派出迷你的飯店經理和Enslin爭辯,「你知不知道你打破多少人的希望?你知不知道大家是希望能夠相信死後還是有另一個世界,相信死後是有靈魂存在的?」不然當我們的最愛死了,就意味著我們永遠永遠失去,什麼也不剩,那比看見鬼還可怕。

1408號房還有個狠招。直接請出Enslin的女兒,而且讓她在她父親的懷裡再次死去。在Enslin痛哭流涕的說,「天啊別這樣,妳已經死了還死第二次!」在崩潰的眼淚裡,四周的廢墟正反射出Enslin內心整體的空洞和傷痕,所有建蓋好用來防護傷害的裝潢全部瓦解。

這充滿悲傷的一刻,卻是人從中學習堅強,超越自我的脆弱並蛻變的一刻。

1408號房自以為自己能逼死Enslin,想將他的老婆也一起拖下水,卻忽略了人性當中超越了恐懼之後,那種毫無所求的力量,連人最基本也最深沈的欲望--生存,都不想要了,這種力量,是最貼近神的。不同於其他被擊破內心的被害房客,Enslin是一種超然的態度,他並沒有想要自殺,但他知道有辦法好好給這房間一個強烈的教訓。

如同電影穿插預示的句子那樣,Burn me alive! 他燒了1408號房。burn me alive彷彿一個神聖的要求,用火焰洗滌一切的一切,不管是創傷的過去,自我保護的現在,總之就如同從炙熱燃燒的地獄業火中奮身站起,打不死的妖怪一樣,全部燒了之後得到的是一個重生。

最後的錄音機片段對我來說並不恐怖,反而是非常感人的。對於錄音機錄下Enslin和已死女兒的對話,我個人幾個見解是,一,地獄是存在的,1408就是個異次空間的地獄。二,死後世界與靈魂是存在的,所以人生在世好好活,有一天要離開這世界,至少我們不是完全灰飛湮滅,當然我們愛的人也不會是。三,未知或許因為無法掌控而帶來恐懼,但實際上,換個角度來看,因為未知,這世界才能保留一些希望。


我很喜歡1408這部電影。我對於那種血肉模糊的恐怖片本來就沒什麼興趣,日韓電影的詭異風格有時運用太過也讓我覺得無聊。但1408,歸類為恐怖片,倒是太簡單化囉。總之值得一看。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也喜歡這部片,看了好幾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