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koich-n.staba.jp/images/matsuko2.jpg)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看完真的是令人討厭。

我隨著劇情哭了又哭,結束後低迷的思緒滯留不去。我看過一些心得,與評論,形容詞不外乎,華麗、幻想、淡淡的哀傷。不過看完後,我的腦子卻是充斥著電影裡出現過的音樂。或許電影裡想討論的是愛的議題,人生是什麼意義,存在的價值,但那些台詞對我而言,不若裡面與劇情搭配得絕妙的音樂。

松子的一生,是一場誇大離譜的表演。如果人總是有倒楣的時候,她的人生就是倒楣的大集合。她唯一的優點就是,唱歌。唱歌可以讓她變得如卡通般的幸福,「彎著腰,伸長手,抓住天上的星星」,輕輕柔柔的兒歌,伴著的卻是悲痛到太不合理的人生。啊。合理。或許人生本來就不該用合不合理來論斷?

人生的意義?人的價值?生活的目標?很重要嗎。當松子的好友阿惠說,松子她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她就是過著她自己的生活,不為什麼,不為任何人」,所以或許有松子這樣的人,當嘗試問她,人生的意義?人的價值?生活的目標?根本就不需要。因為她的人生,不在於追求什麼樣的目標,目標早就在她生存的本能裡。

和寂寞與愛共存。

很諷刺。當學會愛的當下,我們也同時學會了寂寞。我們不斷與寂寞為伴,然後用盡全力追求愛,就像松子一樣。於是每個人的心裡,都有那麼一個松子,遇到愛時滿心歡唱,失去愛時不斷問,為什麼?即便如此,卻仍然一遍一遍,義無反顧。就算地獄,吾往矣。

而神只有在地獄裡,才顯得出耀眼的光亮。松子,一個看起來為愛愚蠢至極的女人,傷痕累累,狼狽至極,可是如果真有神的存在,那麼神或許應該是像她這個樣子。為愛的人犧牲到底,即便讓自己形銷骨毀。「神就是愛。」狼狽的神,實踐了最無我的愛。

只不過當走到極限那一刻。最悲慘的莫過是,留在世上,卻感到,「生而在世,我很抱歉。」無能為力。對於愛,其實誰都無能為力。松子說,她「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再也不愛任何人。」對於她的人生,她終歸表達出了她的情緒。一個人的生活,寂寞終於讓人瘋狂。色彩鮮豔的畫面,松子一身紅花,卻慘烈的應對出她內在全面的闃黑。黑暗是沒有聲音的,所以她連死亡都是那麼安靜,球棒敲擊的砰砰兩聲。

然後又是那首輕輕柔柔,貫串全劇的兒歌。「彎著腰,伸長手,抓住天上的星星」,其實松子最想要的,只是回家而已。那才是充滿愛的地方。「我回來了。」「歡迎回來。」家,似乎才是最終的幸福,而死亡,給了松子一個新生。

令人討厭的松子。大概來說,是把人生在世充斥的無奈演成一個擴大版。憤怒、受傷,一次又一次,不受教,不成長,人的可悲,人的可愛。就算如此,還是可以默默的,活下去。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