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很喜歡聽下雨時,滴滴答答的聲音。伴隨著涼風飄進,能夠舒緩我因為思緒糾纏摩擦太過的燥熱。

今天,我祈願,雨啊,請你繼續下,別停止。

今天的心情就像這場傾盆大雨一樣。內在的世界,不是一種狂風暴雨的肆虐,而是不由自主的傾盆而下,不能控制,也不想控制。雷響得無力,是種從深處某個地方,因斷裂而發出的深沈低鳴。只是一種呻吟。

如果,不快樂和快樂是一體兩面。因為有不快樂的襯托,才讓快樂顯出特色,才讓人能夠分辨、感受。我相信這是對的。但在這塊荒蕪世界裡。不快樂的累積已經超出快樂的能力,於是,快樂在這裡出現,蹤影卻是透明,虛幻。

I'm living in Wasteland. 就算T. S. Eliot相信water帶來的生機,我卻只想沈醉在那冰冷帶來的凍結、淹溺,一切才會歸於和平。

但我並非不快樂。我只是。想像一個舞台,全黑布幕為景,舞者身著黑衣黑裙,赤足漫舞,那動作,緩得近似於靜止。那眼神,專注得近乎空洞。

就停在那裡。就連雨也停在傾盆的片段。

我沒有哀傷,也沒有喜悅。我只是。持平地滯著。我沒有感受,也沒有想法。我只是,單純而緩慢地呼吸。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