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的,失眠了。
                                                       
清晨兩點才爬上床的我,大約睡了三小時左右,驀的驚醒,感覺了天微透的亮,翻來覆去,我就再也睡不著了。
                                                 
於是乎我起身。梳洗完畢掏了鑰匙和錢包,往每日必去的早餐店前進。清晨的美曾有陣子我很常經歷,所以並不陌生。空氣沁涼,是這個都市還處於寧靜的味道。當我步出大門,迎接我的是金黃的溫暖,我微笑的道了聲早安。街道是如此清純。

一天之中我有兩個最愛,清晨與深夜。推究是因為我酷愛一種無聲,人類太過吵雜,吵得常讓人聽不見一些美麗。那麼可愛的早晨,我就來個漢堡蛋跟小熱奶吧。坐在早
餐店,我抓了習慣了的副刊開始閱讀,今天上頭介紹了我很愛的一個畫家,Frida Kahlo。她的畫作充滿熱情,但那些熱情是用非常的痛苦堆砌而成。於是報紙上出現了這麼一句:愛的另一面是疼痛,但痛的另一面不一定是愛。
                                                                               
我並不懂作畫。從小我的美術勞作分數就很爛。但我喜歡看畫,喜歡用文字沾畫出那些觸動我心靈的什麼。那時的我總是沈潛,如同躍入一片深邃藍,不動作,不呼吸,從複雜褪回荒蕪。這個世界有時太多色彩,混亂得讓人看不清晰。所以我真心喜歡清晨的空白和深夜的闃黑,有時候這些單色調,才讓我感覺到,我活著。

開了電腦,張惠妹的人質輕輕淡淡飄在我的周圍。吉他聲伴隨阿妹具穿透力的嗓音,交織成一縷細如絲的強韌綑紮了我的耳朵。很矛盾。就像自己也從來就不單純。或者我早已不能擁抱純粹,但有時,是會希望用力開上一槍,讓一切歸零在這聲巨響。
                                                                               
是啊。是喧鬧完整了寂靜的美。
                   
那個你,也和我一樣醒在同一個清晨嗎?你愛  嗎?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