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項鍊從衣櫃裡又拿了出來。垂墜的水晶仍然澄透,黃金質地的蝴蝶仍亮晃晃的,愛心的形狀。 

那是你說的,愛心的形狀。 

我以為淚水啪啦啪啦的樣子已經慢慢遠離,是我太愚蠢的自以為堅強,以為武裝得夠完整沒有空隙,其實全身漏洞,一點點激盪便崩潰。我怎麼會這麼自以為是的以為早已不要緊,欺騙自己是最不可原諒的行為,哭了活該。 

舞台劇...三個字可以激起我多少的回憶...多少我們一起走過,攜手相伴度過的回憶...痛苦的不是那些記憶中的兩兩成對,而是今日早非昔日可比,我們曾經一起經歷的,現在你選擇自己與別人。不是我。

可是那是跟我在一起時你才會的習慣哪...

算了...蠢的是我,不是嗎?我為什麼要讓自己知道,我為什麼不作好保護自己的功夫,要那麼驕傲的不承認脆弱。

戴上項鍊,用逝去的你強化我的武裝,用沈默,吞噬這巨大不堪負荷的一切。

第138天,四個月又十八天的紀念。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