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得了一種叫做,寂寞,的病,
然後,交了一個朋友,叫做傷心。

上完課了,很累,可是感覺很充實。

Lacan認為,
幼兒在成長時期,會經過三個階段自我認知--
Real: crude reality;照著鏡子,將鏡中影像和自己連結(尤其是母親的影像),
達到一種perfection,completion的滿足感。
Symbolic Order: 進入「語言」的操作,接受我與自我的分裂,
學習到真實的殘酷,completion已不在。
Imaginary Face: 用視覺建構我,但已和最初的自我遠離,
最初的自我成了Desire。

因為我們最初的perfection, completion已不在,
所以我們不斷追尋,
從每個遇到的,有機會成為我們另一半的人尋找最初那完美的影子,
然後,不斷不斷的失望,受傷--
Growth is the process of traumatic moments.

當初那個make me complete的mirror image,
已經不在這個世界。
而我不完整,我有缺陷,
我寂寞。

不過,今天忽然抬頭看那片刻雨停的天空,
突然告訴自己,應該從那不可能實現的追尋中解放。

沒有那個完美影子了,
他她他她他都不是;
愛我的那兩個人走了,
早就和我的perfect mirror image一樣,
毫無預警的走了,我無法挽回,留也留不住。

既然如此,我已不該再停留。

我想要那片遠遠遠遠的藍天,
我知道我該振翅,一個人去飛;
不會有人留我,也不會有人疼惜,
把我心裡的傷心朋友藏藏藏到最深處,
我一個人,自由來去,像風不再駐足停歇。


創作者介紹

穗穗的遊戲間MY TERRITORY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