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會失去些什麼,失去是一種藝術,一種每人必修的藝術。如今我又開始要學習著失去,我卻不是一個很優秀的學生,因為總是學不好,總是不能應付自如。我沒有辦法對如此具體的失去的痛,視而不見。

"write it!" Elizabeth Bishop如是說。

穗穗平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